寶貝乖一點把腿岔開 趴在墻上把腿張開求饒

這樣的女人,高揚覺得是個男人都會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話還沒出口,高揚就聽見表姑婆李賢英的聲音在門外頭響了起來。 高揚只好瞪了一眼張半仙,“你給我好好說話,要不然的話,就算...

這樣的女人,高揚覺得是個男人都會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話還沒出口,高揚就聽見表姑婆李賢英的聲音在門外頭響了起來。

高揚只好瞪了一眼張半仙,“你給我好好說話,要不然的話,就算我表姑婆護著你,我大不了不在這家呆了,我也要把你腿打斷。”

看著高揚那惡狠狠的眼神,張半仙微微一顫,連忙點頭。

而邊上的楊玉萍則是心頭一暖,越發的喜歡這個表外甥了。

“啥事啊,半仙,怎么鬼哭狼嚎的,小揚,你在這里干嘛,快走,別妨礙半仙做法!”李賢英狠狠刮了高揚一眼,這事關老陳家的傳宗接代的事情,可容不得半點馬虎。

高揚并沒有搭理表姑婆,而是看著張半仙怎么說。

張半仙猶豫了一下,接著臉上露出十分為難的神色,他摸了摸隱隱作痛的耳朵,一臉嚴肅的對李賢英說,“老嫂子,你家媳婦兒這情況比較特殊,我沒辦法了。”

李賢英一聽,那還了得,直接拖住張半仙的手,“不行啊,半仙,我們家就指著她這肚子傳宗接代呢,你可得想想辦法,一定要想想辦法。”

說著,李賢英又掏出兩張百元大鈔塞進張半仙的口袋里。

這一幕看的高揚心里很是感觸,這四百塊錢表舅打工最起碼一個星期,就這樣送給張半仙了,好家伙,來錢真快!

此時,高揚心里更加堅定了要跟張半仙干的想法。

“老嫂子,我也不瞞你說,我剛剛看到你家這高揚的面相啊,當場嚇了一跳,嚯!是天官下凡的面相,可了不得呢!”

張半仙這一驚一乍的動作,加上臉上夸張的表情,一下子就把李賢英給蒙住了。

“啥玩意兒,這小子是天官下凡?”李賢英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半仙,你怕不是看走眼了吧,這小子從小就身體不好,哪里像什么天官。”

張半仙見李賢英不信,頓時拉下臉來,“你懂什么,天官下凡是要經歷磨練的,要是不經歷磨難,怎么修成正果呢?”

聽張半仙這么一說,李賢英一臉恍然大悟,“對,對,半仙,你說的對!”

李賢英立馬轉身緊緊握住高揚的手,一臉虔誠,哪里還有半點平時兇悍的樣子,“小揚,這個忙說什么你都得幫,你不能看著我們老陳家絕后啊。”

看著表姑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高揚心里一軟就答應了。

讓高揚沒有想到的是,這張半仙倒是說話算話,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第二天就離開村子,而且還會留給自己兩樣禮物。

高揚倒是不在乎張半仙什么時候走,只要這老雜毛不要再來找自己楊玉萍就行。

“小揚,既然半仙說了你是天官下凡,你就給你舅媽好好看看。”李賢英等張半仙一走,立馬就把門給關上了。

房間里高揚跟楊玉萍面面相覷,高揚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楊玉萍獨處一個房間了,而且還是表姑婆把自己關在里面的。

“小揚,你是不是故意的?”楊玉萍假裝生氣,嗔怪道。

“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看……”

“什么誤會不誤會的,你之前也說你表舅不行,現在張半仙說你是天官,你表姑婆也信以為真了,要是再懷不上,肯定要趕我走了。”說著楊玉萍眼眸低垂,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個我再想想辦法吧。”高揚想要安慰楊玉萍,但是一時間也沒轍。


楊玉萍這時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揚的腦門,嗔怪道,“半仙都說了你是天官下凡,你肯定能想到辦法的。”

高揚本來想說那是張半仙在下車,但是仔細一想楊玉萍說的話,心中猛地一動,難不成楊玉萍想要跟我……

不,不行,她是我舅媽,我怎么能做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可是要是楊玉萍不懷孕的話,就要被趕出家門,這也不行!

就在高揚心中糾結的時候,楊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揚,“小揚,你之前說舅媽長得好看,是不是都是騙舅媽的?”

“不是的,我沒有騙舅媽……”高揚連忙解釋,這時候楊玉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怎么了,整個人往他的懷里倒了下來。

“現在怎么這么膽小了,昨晚上偷看的時候怎么膽子那么大?”楊玉萍輕輕一笑,然后掙扎著就要起來。

這一句話,算是直接把高揚點燃了,他一咬牙,心想楊玉萍都已經這樣表態了,自己要是在不動手豈不是辜負舅媽的深情?

高揚一把將楊玉萍摁在床上,一只手伸進她的衣服里。

楊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揚推開,但是渾身癱軟的她,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了。

高揚直往楊玉萍身上湊,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鉆,不斷的刺激著他的神經。

“不行,小揚,不能這樣……”

楊玉萍越是求饒,高揚越是激動,這個機會他已經等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想要,表舅不能滿足你的,我來替他滿足你!”

高揚拿開楊玉萍護著的小手,然后在她瘋狂的拒絕中,直接朝她那伸了進去…

“表舅媽,沒事的,你不說誰都不知道,我以后會好好對你的!”高揚一邊安慰著楊玉萍,一邊手掌略過雪白的肌膚。

半推半就間,高揚卸下了楊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絲絲的可憐的世俗桎梏。

幸福來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揚突然有著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高揚,你干啥,趕緊把褲子穿起來,別在舅媽面前耍流氓。”楊玉萍俏臉通紅,秀色可餐。

但是這時候高揚可不管,他已經忍不住了,今天必須要釋放,他用膝蓋頂住表舅媽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揚和楊玉萍即將有肌膚之親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兩個女人爭吵的聲音,“婆婆,你趕緊讓我進去,我媽肚子疼的不行,趕緊讓高揚給我媽去看看。”

“這可不行,小揚正在忙呢,我家傳宗接待全指著他呢,呸,不是那個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門外的聲音,屋子里的高揚和楊玉萍聽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揚不愿意搭理,他現在就插臨門一腳了,哪有放棄的理由。

“小揚,別弄了,外面有人呢。”楊玉萍心里害怕,連忙用手死死的撐住高揚的肚子,不讓他進來,“好小揚,舅媽明天給你好嗎,我真的怕。”

楊玉萍說著眼淚都流了下來,高揚這一下子算是冷靜了下來,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揚一開門,發現門口站著兩人,一個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賢英,另外一個則是陳秀琴的女兒張秀秀,也是高揚的小學同學。

“高揚,趕緊跟我回去,我媽肚子疼。”說著,張秀秀一把拉著高揚的手。


張秀秀今年十九歲,個子高挑,一頭烏黑的頭發扎成馬尾,穿著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規模,渾身上下洋溢著青春的活力。

高揚上學的時候就暗戀過張秀秀,但是張秀秀她爸是村文書,自認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剛剛讓自己去給她媽看看,都是一種命令的口吻,這讓他很不爽。

“你媽肚子疼,去看村醫啊,找我干什么?”

高揚之前聽張半仙說是晚上去找陳秀琴,但是張秀秀怎么這才下午就來找自己了。不過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媽的好事被張秀秀攪黃了,他心里十分不爽,當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張秀秀氣得一跺腳,但是又不敢對高揚怎么樣,她剛剛從張半仙哪里知道,高揚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厲害多了,而且自己的親媽非常信這個,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著找張半仙,不找醫生。

見高揚跟一頭倔牛一樣,張秀秀只好緊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張笑臉,“小揚,我錯了,你快點跟我回去吧,我媽還在等著呢。”

高揚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張秀秀今天舔著臉求自己,心里那個暗爽,于是故作為難的點了點頭,然后讓張秀秀先回去,自己馬上就到。

張秀秀一走,高揚這心里就犯難了,自己騙騙表姑婆還行,張秀秀她媽陳秀琴可不同,就連堂堂的村文書都怕,自己要是跑過去,還不被人家生吞活剝了?

而且讓高揚搞不懂的是,陳秀琴肚子疼找張半仙干嘛,這家伙除了裝神弄鬼之外,好像沒聽過會治病啊?

帶著疑問,高揚決定先去找張半問清楚陳秀琴的情況,到時候再看看怎么辦。

張半仙光棍一個,住在村頭的破廟里,高揚幾分鐘就走到了,一進門就見張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喲,天官來了啊,趕緊坐。”張半仙一看高揚來了,立馬堆起了笑臉。

“行了,都沒人看見,別搗鼓你算命那套。”高揚知道這是張半仙在捧自己,于是開門見山的就問起了陳秀琴的事情,“陳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揚,你還別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這一生將會大富大貴,但是……”

“行了,先不說這個了,趕緊把陳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訴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高揚根本就不信張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讓他自己去。

“別,天官,哦不,小揚,這陳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兩件禮物里面的一件,還有一件是這本書,你要是能讀懂了,大有作為。”

張半仙說著,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臟不拉幾的書來,這書的封頁都已經爛掉了,也看不清書叫啥名字。

“你說這書算個禮物我也就信了,陳秀琴那婆娘算個啥禮物?”

面對高揚的疑問,張半仙只是笑笑,說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壞事。

時間緊急,高揚也不敢多做耽擱,連忙揣著這本破書,然后就往村西頭的村文書家去。

此時剛過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覺,高揚到村文書家里的時候,隔著老遠就聽見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終于來了。”張秀秀站在門口,一見高揚來了,連忙朝著屋里喊了一聲,“媽,高揚來了。”

“趕緊讓他進來,哎喲……”屋子里傳出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高揚一下子就聽出來這聲音的古怪之處,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種有氣無力的樣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媽在自己耳邊低吟的聲音。

帶著疑惑,高揚走進了陳秀琴的房間,這一看到陳秀琴的模樣,高揚差點沒叫出聲來,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

“放開我。愛夾答列”她虛弱地開口。??

她背對著他,看不到他的臉,但是被他的灼-熱融化,逸出紅唇的拒絕,竟然像是饑渴的柔軟嬌yin,她的體內波濤洶涌,連神智都有些朦朧了。??

?他把她的胸-罩扯了下來,上衣拉鏈完全敞開,將她嬌美的身軀往后抬起,讓她的背部緊緊抵住他的胸膛,灼熱的堅、挺隔著薄薄的褲子,在她的粉臀之間摩擦著。??

她要陷落了~她所有的驕傲和高傲的自尊,都在這張春風得意的俊臉下消失迨盡!??

他強健的男Xing身軀散發出無形的強烈you惑氛圍,屬于他的男xing氣息包圍了她,纏纏綿綿、繾綣不息……??

可是,僅僅是因為他的無恥誘-惑、他的邪魅不羈???

心底有一個聲音卻在告訴她,掙扎不過的,不過是一個字。??

她微弱的掙扎著,被他翻轉過來,滿懷chun色頓時一絲不落地暴露在他面前。在他灼熱的注視下,她急忙用手臂遮掩住胸前的豐腴白希。??

但是,他握緊她的手腕,將那雙素白可人卻有些礙眼的雙手移開。??

她羞慚的閉上眼睛,聽到他的喉結蠕動的聲音。??

“啊……”她來不及輕呼一聲,胸前被溫暖濕熱包圍。他的唇舌落在她的豐盈上,將那輕輕顫抖的粉紅色倍蕾納入口中,輕咬著略呈粉紅色的肌膚時,徒然來襲的快-感像閃電一樣擊中她,讓她連呼吸都不能。??

她的大腦此刻一片空白……??

她在期待么……??

他的手往下滑去,滑過她平坦柔軟的小腹,手指勾住了她的內-褲邊緣……1avMt。??

“不……不要……”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在發抖,她不確定自己是真的不要,還是……??

申煜祺的難耐很明顯,他的喘息變得急促,“還是這句話……夏嵐……兩年了,你就不能誠實地說一次,你也想要嗎?……說你也想要我……要我親近你……最親近……”??

他吻著她的倍蕾再用力。??

痛的夏嵐緊緊地抱著他的頭,纖長的青蔥十指深深地插-入他柔軟的發絲中,將他的臉緊緊的按在自己柔軟滑嫩的胸口,咬緊下唇,才沒有發出聲音來。1??

*******************************************************??

他的手指纏繞在她的內=褲邊線上,極盡耐心地愛撫著她,隔了一層薄薄的衣物,一遍又一遍地揉搓著她胸前的飽滿,直至那美麗而誘人的倍蕾,在他手心里綻放、綻放、再綻放……??

這樣熱烈而極致的撩-撥,夏嵐又怎么抵擋得住呢?她已經徹底迷離了,只是,小嘴里還模糊不清地呢喃著,“不……不要……”??

他重又勾起她的下巴,俯身就給了她一記纏綿的熱吻,修長的食指卻刻意地掃過她胸前那兩朵顫抖的嫣紅倍蕾,黑眸里有一蔟蔟的幽光在閃爍,“寶貝兒,真的不要嗎?……”??

她還沒有回答,他又突然一把推高了她胸前的衣服,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粉紅倍蕾!??

夏嵐尖叫一聲就要去推他,卻被他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反而一把握住她的手,放肆地在自己掌心里揉搓著。壓低她的身子,他掐著她纖細的腰身,將她的小腹向自己身下壓去,笑道:“可是,它想要,想要極了……”??

他下身的那團堅硬正頂著她的小肚子,熱熱大大。她扭過頭,羞赧地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修長的指尖卻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滑入她的裙底,搜尋到那一處溫暖馨香,夏嵐被他的動作嚇得一個激靈,下意識地夾緊.雙腿,又去抓他的手——17281785??

“寶貝兒,乖,把腿張開——”他邪魅的聲音在不大的車廂里揚起,他眼底閃過一抹濃烈的情yu,他抓著她的手指,一起油走在她體.內……??

他指間滾燙的溫度拂過她的柔軟,似乎讓她得到了極大的滋潤與愛撫,倏然閃過的激烈快-感,由他的指間竄入她的體-內,讓她發出難以抑止的嬌yin。濃郁的yu望,在他和她的指間悄悄挺立綻放……??

申煜祺抱著身上的小人??

兒轉了個身,讓自己的堅.挺直接抵在她身后,夏嵐可羞憤了!??

開著然有絕。這個姿勢,他那根硬硬的東西頂著她,根本讓她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她在他身上扭動了起來,“不要!”??

可是,申煜祺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他用力地擒住了她的腰身,“別動——”??

她不知道,她在男人身下的扭動,會讓他更加的情yu悖發!??

于是,申煜祺忍不了!申煜祺一把撩起了她的裙擺,扒下她的內=褲,又伸手去拉開自己的褲鏈——??

夏嵐緊緊地按住了自己的裙子,試圖阻擋他的入侵,申煜祺察覺了,抓起她的雙手摁在胸前,竟是一把扯掉了她的裙子,只聽見“嘶啦”一聲,裙擺裂開了好大一條縫,她哀嚎了起來,“申煜祺,你瘋了!待會我怎么下車見人?”??

申煜祺此時哪顧得上她見不見人?以長指探索到她下面的洞口,便急切地抓著自己的小地弟送了過去,挺身,進入她體內,他舒服得呻yin出聲,“啊……”??

夏嵐羞憤滿臉躁紅,她想從他的鉗制挪出自己的手來,卻被他抓著一起握住了自己胸前的豐盈,“真軟、真舒服……”??

她怒罵道,“申煜祺,你下=流!”??

身下卻猛地一股重力沖上來,她尖叫了起來,“啊……”??

耳邊,卻響起他壞心的諷笑,“你乖一點,我就溫柔點……”??

“無恥!”她的話音才落,體內又是一記奮力深入,“啊……”??

無恥的申煜祺還卑鄙地咬著她雪白的粉頸,熱氣直呵得她渾身顫抖,“舒服嗎?”??

她不理他,他便放輕了力道,在她體內緩緩地放送著,直至她的身體漸漸地放松下來,體內越來越灼熱。??

而她的小臉也漸漸地迷離起來,他才松開了她的雙手,從她一左一右地腋下探到她胸前,寬厚的兩只大手分別握住了她的兩朵倍蕾,一邊恣意地揉搓著,一邊帶著她的身體上下活動著,一下又一下地套著他的堅硬……??

夏嵐這時候已經沒意識去反抗了,他的力道很適中,用力之余又不會讓她感到疼痛,她慢慢地也有了愉悅的感覺……??

*******************************************************??

申煜祺察覺出她這微妙的轉變,將她放平在座椅上,一手拉高她的一只腿,斜斜地挺入了她體內,這個姿勢太深入,夏嵐忍不住又痛哼了一聲,“嗯……”??

申煜祺便在她體內停止了下來,耐心地等待著她疼痛的感覺消除,直到她眉頭上的緊蹙慢慢地松開,他才俯下身子,吻住了她紅腫的雙唇,身下慢慢地抽動了起來……??

他滾熱的雙唇卻不滿足于只擷取她口腔內的甜蜜,而是慢慢地滑了下來,順著她柔滑的雪白粉頸,一路迤邐到了她高聳的胸前,??

他再次推高她的衣物,俯下臉,吻住了她敏感的朵尖,一陣顫栗的快-感瞬間劃過她的全身,夏嵐承受不住這莫大的歡愉,情不自禁地拱起了腰身,小嘴里無意識地低-吟,“嗯……啊……嗯……”??

申煜祺愛極了她這反應,一邊忘情在她體內馳騁著,又戲謔地一再吮-咬她的粉紅倍蕾,“寶貝兒,喜歡嗎?”??

夏嵐渾身su軟得說不話來,只能以曖昧的呢喃回應他……??

申煜祺越來越熱,被激情的yu望焚燃得渾身似火,額頭上滑下了大顆大顆的汗珠,可是,他卻一點也不想要停下來!??

他抱起夏嵐重新坐到他身上,讓她光-裸的雪背貼著他的前胸,他喜歡這個姿勢。這樣,他可以握住她胸前的兩團豐盈,還可以一邊吻著她漂亮的脖子,身下的動作也可以同時進行……??

她側過臉來捕捉到他的薄唇,不知是情動還是泄憤地咬他一口,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放過她送上來的香吻,逮住了,便狠狠地深吻了下去……??

后來,大概是咬痛了她,她整個人便扭身過來抓他的臉,卻被他一手翻轉過她的身子,校成一個半跪著的姿勢,他抓住她渾圓的俏臀,將自己的堅硬擠了進去,她便“嗚嗚嗚”地叫了起來,“申煜祺,你混蛋!快放開??

我……”??

該死的!他竟然讓她像一條小狗似的趴在他的后座椅上,任他胡作非為!??

最重要的是,這個姿勢太過深入,她疼得厲害。??

申煜祺卻很興奮,幾次想要抽身出來,卻依舊抵不過沸騰的yu望,他抓住她的渾圓猛地一個沖-刺,疼得夏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才渾身一陣痙-攣似地抽-搐,繼而在她體.內播灑下一股灼.熱而黏.稠的液體……??

事后,申煜祺滿足地抱著夏嵐一起躺在了后座的真沙椅座上,形成一個男下女上的姿勢,他身下的灼-熱已經全部釋放了,卻還是念念不舍地賴在她的里面,??

一雙大手也念念不舍地停在她胸前的一對飽滿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揉搓著,粗礪的指腹不時還重重地捻一下她的ru尖,害她疼痛地驚呼,又伸手往后去推開他的身體,“走開啦!黏死了,我難受——”??

淋漓盡致的一場歡愛,讓兩個人的身上都冒出了黏膩的汗水,夏嵐素來愛干凈,受不了自己身體這樣的感覺。1??

申煜祺卻不滿意她語氣中略顯嫌惡的“走開”二字,握緊她胸前的一對豐腴,一上一下地顛著,作狀還要再激烈地沖-刺一番……??

夏嵐哭笑不得地去推他,“別鬧了,申煜祺,都已經軟了,我不怕你……”??

申煜祺不悅地在她的渾圓上重重地掐了一把,挺翹的豐-臀細膩而光滑,在他的指腹下滑過一絲美妙的觸感,雙手扣住她的小蠻腰,往自己的腹下推進了一些,有些嚇唬她地哼道,“軟了就不怕我了,是吧?信不信,我馬上又叫它硬起來……”1avMk。??

夏嵐“咯咯”地笑了起來,“信你才怪!你剛做完,哪有那么快能硬起來?別鬧了,快放開我啦……”??

她在他的身上不依地扭動著,卻不料又勾起了男人的情yu,埋在她體-內原本已經軟了的男xing特征,又生龍活虎地堅=硬了起來,直抵-進她身體的最深處!17281776??

男人灼-熱的氣息直噴薄在她雪白的頸后,不懷好意地去咬她敏-感的耳垂,“寶貝兒,你說,我現在是軟的,還是硬了呀?”??

變-態!這魂淡一定是精-蟲投胎的!要不然,怎么會一轉眼的工夫,又昂首挺胸地堅=硬如鐵了!??

夏嵐嚇得花容失色,嘴唇不安地囁嚅著,“別——別——申煜祺——別再來了——”??

拜托,她下面到現在還一直隱隱約約地疼痛著,嗚嗚嗚……他是想要弄死她嗎???

*******************************************************??

耳邊傳來男人一記忍俊不禁的笑聲,“別怕,這次我溫柔一點……”??

夏嵐滿臉黑線了:剛才,他也說,如果她乖一點,不亂動的話,他就會溫柔一點,結果,他還不是把她弄得反趴在椅座上,劇烈地進攻她嗎???

申煜祺,你的話一點可信度也沒有!??

身后的男人已經在她的體=內律-動起來,開始還算溫柔,一點一點地深入、擠進,直抵到她最柔軟的地方,也不猛烈地索取,而是貼著她的大.腿.內.側,慢慢地磨擦,一進一后地在她體-內晃動著……??

意外的是,這種溫柔的攻勢似乎更要命???

她竟然覺得自己體-內源源不絕地涌上一股強烈的快-慰,潮涌、兇猛地驚濤拍岸,令她嬌喘吁吁,一次又一次地著迷、沉淪……??

申煜祺察覺了她的異樣,越發地攥緊了她的要身,將自己更深地推進她身體,越來越深,她便越來越軟,越來越熱……??

直至感覺包裹著自己的那一片柔軟,轟然爆-發出一股灼熱的熔漿,她尖叫一聲,整個人虛軟地栽倒在自己懷里……??

申煜祺才咬著她吐氣如蘭的小嘴,極是色-情地問了一句,“寶貝兒,你這么快就se了?”??

夏嵐窘迫得緊緊地閉上了雙眼:真是太恥辱了!她萬萬想不到,他突然一變的溫柔,竟然會意外地刺激了她的高cao!??

老天爺,你趕道一道雷劈死我算了!嗚嗚嗚……沒臉見人了!??

申煜祺突然又重重地捏了一把她的豐-臀,“傻樣兒!這有什么好丟人的?這是我的驕傲!你應該做的是要感激我,只有我才能令你這樣滿足,對不對?”??

對個P!都是他這個色-胚,把她也給帶壞了!??

申帥納悶了:我se我自個兒的女人,哪里壞了???

后夏他她沙。愛夾答列亳不猶豫地,抱緊某人su軟的嬌軀,又是新一輪的翻云覆雨、如膠似漆,直到她再也受不了,一迭連聲地喊救命,他才放過她,猛地沖-刺了好幾??

下,引領著她再一次攀上那種極致的歡愉之顛……??

(囧~。申帥,你是要徹底害我被關進小黑屋嗎?我不想寫肉,不要寫肉啊,你不要再來sao擾我的思路。╮(╯▽╰)╭。)??

*******************************************************??

一股濃郁的氣息彌漫在密閉的車廂內,連續兩度的激烈蕓雨,讓夏嵐筋疲力盡,有氣無力地癱倒在后座上,申煜祺已經風度優雅地穿好衣服,似笑非笑地拿眼角來睨她,“寶貝兒,你要不要再來試一次,我到底是軟的,還是硬的?”??

(⊙o⊙)。夏嵐已經兩眼含淚了,“硬的、硬的……”??

申煜祺這才愛憐地撫過她光-裸的雪背,“看把你累得,嗟嗟嗟——我都心疼死了!”??

某女控訴的眼神泣血般地咂來,“少來!”??

他要是真的心疼她,怎么會連做她兩次?分明就是貓哭耗子假惺惺!??

申煜祺又是春風蕩漾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了,這一下午的時間全花在這女人身上了!??

回到公司也是臨近下班的地間,倒不如把工作帶回酒店去做好了。??

這樣一想,他體貼地幫她穿起了衣服,打算帶她回酒店清洗一下。??

雖然車里開了空調,可是,這次的運動量過大,身上的確是有一股不太舒服的黏膩感。??

剛幫她把裙子套上,卻非常汗顏地發現,自己把她的裙擺一直到大-腿-根部都撕壞了!申煜祺怔怔地默哀了一會兒,便給特助打了電話,讓他叫人送來一套女裝。??

沒過多久,夏嵐就聽到有人在外面敲車窗的聲音,申煜祺將車窗按下了一條縫,伸手探向窗外的時候,夏嵐看見他的特助好奇張望的眼神,不禁有些懊惱,等到他接過衣服,關上車窗時,便氣不過在往他大-腿上擰了一記!??

痛得申煜祺“咝”地驚呼一聲,“干什么?謀殺親夫啊!”??

夏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親夫,我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申煜祺就不高興了,“是因為他嗎?”又神經質地抓起她的左手來瞅,看到上面空空如也,才有些納悶地問道,“你什么時候摘下的?”??

夏嵐忿忿地摔開他的手,“什么他不他的?因為要出席晚會,榮先生給我準備的。這不,晚會結束了,我就取下來了——”??

申煜祺俊逸的臉孔便溢出濃濃的喜悅,“其實,你不用太含蓄向我表達愛意的,我不怪罪你剛才謀殺親夫的過錯了。”??

夏嵐一連賞了他好幾個大白眼:自以為是的大變-態!她摘下榮先生給的戒指,也不等于是對他表達什么愛意吧?親夫就更是太過了!??

*******************************************************??

可是,申先生還是很高興,捧住她的臉,在上面響亮地親了一口,才推開后座車門、下車,關上車門之前,又探進半顆腦袋來,“快穿好衣服,一會兒帶你去個地方。”??

夏嵐瞥了他一眼,伸手就去車門的把手,蹭地一下用力關上,差點把申煜祺的脖子卡在門上,幸虧他閃得快。申帥躲過一劫,猶是心有余悸地摸著自己的脖子,“哎,夏嵐,我沒得罪你吧?對我這么狠——”??

夏嵐將車窗按下一條縫,“我也沒得罪你啊,你害我曠職了一下午,還把我……”??

后面的話,她實在說不出口了,不等他回話,趕緊又關了車窗。就見申煜祺在車窗外春風滿面地笑了笑,不曉得自言自語地說了句什么。??

隨后,又從身上取出電話,不知給誰打的,雖然臉色是溫和的,但是神情間不難看出有幾分的志得意滿。??

夏嵐看了一會兒,便伸手去翻出剛才申煜祺的特助遞進來的購物袋,打開來就看見一套OL套裝的襯衫+百褶短裙,樣式是今年白領們很青萊的一款,咖啡色的立領雪紡襯衫下,是一條藏青色的百褶短裙,看起來,非常的優雅而倍顯氣質。??

夏嵐很快就換好了衣物,申煜祺還在前座把著方向盤,她便按下前后座之間的那扇墨色玻璃窗,問他,“你要帶我去哪??

里?”??

申煜祺回頭,笑米米地丟下了一句,“我住的酒店。”??

夏嵐突然想起了他上次曾經跟她說過的“蜜月套房”,小臉可憐兮兮地,“申煜祺,我今天真的不行了……”??

車子到了申煜祺下榻的四季酒店,夏嵐卻死死地抓住前座的椅背,說什么也不肯下車!??

“我不去!申煜祺,我真的不要去——”??

她還記得,昨天晚上,他也是一臉不懷好意地問她,“要不要上他酒店的房間去坐坐?”還說,他是故意訂的蜜月套房,就是準備和她一起住進去的。1??

可是,她才不要!“申煜祺,我又不是你的妻子,也不是你的女朋友,我不要去你的房間!”??

申煜祺跨上車來,扳開她的雙手,臉上還笑得如沐春風,“那你說,你是想做我老婆,還是做我女朋友?”??

夏嵐想也不想就立即答道,“兩個都不要!”??

“都不要?!”申煜祺略微提高了音量,不悅地瞪向眼前還在奮力掙扎的女人,“夏嵐,你敢再說一遍?”??

矮油,某人生氣了!??

可是——??

夏嵐委屈地撇了撇嘴,“那,我連一朵花都沒有收過你的,為什么要做你的女人?”??

申煜祺挑了挑眉,“就只是這樣?”??

夏嵐卻更委屈了:什么叫做“就只是這樣“?這是很嚴重的事情,好嗎?申先生你根本就沒有追求過人家,她為什么要做他的女人嘛!??

申煜祺卻斜睨著她問道,“那我送了你花之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夏嵐眸光閃爍了一下,“明天你再送。所以,我今天還不能去你的房間。還有,你抓得我的手好痛,快放開我——”??

申煜祺依言放開她的時候,她才滿意地抿了抿,一邊揉著自己吃痛的手腕,一邊作出一付“孺子可教”的欣慰模樣,“這還差不多!想要追女朋友嘛,那是一定要溫柔體貼一點的。”??

孰料,申煜祺卻又突然張開雙臂按向前座的椅背,一下子將她圈錮在雙臂和椅背之間,“那你現在是同意去我的房間了?”??

夏嵐白希的臉孔驀地抽了抽,斂下眸光,閃爍了又閃爍,“那個,申先生,你不是說了,明天送了我花之后,再談這個問題嗎?”??

*******************************************************??

申煜祺也俯下了臉來,直到湊上她緋紅的櫻唇,“你好像在怕我?”??

夏嵐的眸光就閃爍得更厲害了:他這不是在說廢話嗎?她的確是在怕他,怕他再對她禽獸不如啊!剛才在車上已經做了兩回了,他還想把她騙進房間做多少次,才肯放過她,誰又會知道???

為了避免慘案發生,她當然是能逃就逃、能躲就躲啊!??

趁著申煜祺一個不留神,她突然就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忙不迭地跳下車子,就奔向了馬路中間——??

伸手去攔計程車的時候,看見申煜祺在后面追上前,又生氣地吼她,“夏嵐,給我回來!”1avMk。愛夾答列??

她急得不停地跺腳,“司機大哥,拜托,快點開過來!”??

總算是有好心的計程車司機聽到了她內心焦急的呼喊,“吱溜”一聲,在她面前停下車,夏嵐飛快地拉開車門,跳上了車,“快!快開車!……”??

司機先生被她催得趕緊踩下油門就奔了出去,后座上的夏嵐這才長長地吁出一口氣……??

回頭,看見申煜祺氣呼呼地在后面干瞪眼吼她,“夏嵐,給我抓住,你就死定了!”??

夏嵐搖下車窗,笑吟吟地沖他揮手,“申先生,別忘了,明天要給我送花哦,bye-bye!”??

申煜祺以二指掠過額角的碎發,嘴角慢慢地噙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小樣兒!明天給你送花,還得看你心情好不好,再決定要不要收下我的花,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是不是???

他慢慢地直起腰桿:剛才,跑得太快,氣有點喘。緩過一口氣來,他才搖頭輕笑,他只不過是想要叫她上去洗個澡而已,這女人跑那么快干什么???

不過,申帥,你真的是這么想的嗎?就沒有動過一絲鴛鴦共浴的邪惡念頭嗎???

申帥:作者,我要抗議!你們女人的思想真的是太不單??

純了!我像是那么色-情的人嗎???

夏嵐:像!絕對像!他搞女人最厲害了!??

申帥:(怒了!)夏嵐你這個死女人!我就要搞你!除了你,我誰都不搞!??

眾讀者:好啊、好啊!申帥,你就狠狠地搞女主吧!我們愛看!??

作者:“……………………”??

親們,咱矜持點,好嗎?讓申帥收斂點,我其實很不樂意被關小黑屋的,望天ing~~。子四我好住。??

*******************************************************??

夏嵐才想看一下時間,習慣性地伸手摸向旁邊的座位,卻什么也沒有摸到。她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想起,中午自己是被周秘書臨時拉出去的,她離開公司的時候,包包和手機都還留在辦公室里呢!??

她想了一會,就問前座的計程車司機,“請問,現在是幾點了?”??

司機瞅了她一眼,漠然地答道,“16:37。”??

快五點了,公司就要下班了!??

夏嵐于是報了公司的地址,讓司機載她到那里去,又有些心急地催促道,“司機先生,能再快點嗎?”??

司機又瞅了她一眼,默默地加快了車速,總算是在50分左右的時候趕到了金興大廈,她匆忙就要推開車門下車,卻發現后座的車門被鎖上了,司機先生公式化的聲音在前座響起,“謝謝惠顧,一共13塊錢。”??

夏嵐郁結地撫了一記前額,“司機先生,我在這里上班,你讓我先上去拿了我的包包,再來付你錢,好嗎?”17281776??

可是,一板一眼的司機先生卻堅持,一定要先付了計程車的費用,才肯讓她下車,不然,就要載她到警察局解決。??

夏嵐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司機先生才在前面好意地遞給她一支手機,“不過,我可以借我的手機給你打電話。”??

還真的是好令人感動的好意!夏嵐氣結,但還是接過了電話——??

腦海里在一一地過濾公司里各個同事的號碼,最終還是因為不太確定而改撥了公司的總機,里面隨即響起總機小姐甜美的聲音,“您好,歡迎致電金興集團(紐約總部),我們的工作時間是周一至周五,上午08:00AM—05:00PM……”??

夏嵐又按下了榮雪的內線號碼,不曾想,榮雪竟然不在座位!??

她想了想,這才撥了榮耀的內線,小聲地囁嚅道,“榮先生,你能不能借我二十塊錢?”……??

*******************************************************??

榮耀很快就下了樓,給夏嵐付了計程車的費用,她這才能下了車,因為覺得有點丟臉,她是低著頭,跟在榮耀身后走進公司的。??

她伸手按下員工電梯的上升鍵,榮耀蹙了一記眉頭,伸手,就拽了她,一起進了總裁專用電梯。??

密閉而狹窄的空間內,她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身體縮到了角落,依舊低著頭,不敢看向身旁那具高大昂藏的頎長身軀,在她心里,榮先生依舊是最耀眼的星光,高高在上的遙不可及。??

可是,她今天卻用最俗套的方式,讓她的星光屈尊向前臺的Anna借了二十塊。??

還記得榮先生拿著錢包的N多張閃閃發光的金卡、以及那一張張面額100以上的大鈔遞給計程車司機,卻被拒絕的情景時,看見榮先生那張黯然晦澀的俊臉,她就好后悔打了那個電話。??

最后,還是她讓榮先生跟Anna借錢,才付清了計程車的費用。??

她真是太沒常識了!像榮先生這樣出身顯身的貴公子,身上怎么可能會有那么零碎的鈔票???

她憂怨地呻yin了一聲,就聽見榮耀渾厚中透著郁悶的聲音,“剛才,我是不是讓你更失望了?”??

夏嵐微微一愣,“怎么會?是我的失誤,榮先生跟我們小職員的身份不一樣,您又不需要用零錢……”??

卻聽見榮耀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些年,一直都是寶珠和周秘書在幫我??

打點……”??

夏嵐垂眸低聲道,“你放心,申總不會為難梁董事的,他那個人,就是說說而已。”??

榮耀卻回過頭來看著她,“她說,要把她名下的股份無條件地轉讓給你,她已經簽過字了。”??

夏嵐嚇了一跳,連忙表態,“不,我不能要……”??

榮耀沒有說話,冷峻剛毅的臉龐映在鐵白色的電梯墻內,越發地顯示出這個男人硬朗的線條。??

夏嵐躊躕了好一會兒,才怯生生地道,“其實,榮先生應該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她是要跟我買一個保障……”??

夏嵐躊躕了好一會兒,才怯生生地對眼前那個硬朗堅毅的男人道,??

“其實,榮先生應該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她是要跟我買一個保障。愛夾答列她太害怕我搶走她心里的那個人,也是想要在那個人的心里贏得一點分數。只是,這完全沒有必要。我不會給她任何承諾,我也不會要她的一分錢。至于榮先生要怎么處理,我并不感興趣。”??

她口中的“那個人”,榮先生應該知道是誰才對。因為想給上司留幾分薄面,夏嵐故意沒有說出榮耀的名字。嵐怯搶白買。??

榮耀怔怔地看著眼前那張俏白嬌美的臉蛋,如此玲瓏聰慧、善解人意的女子,他當初怎么會以為,她會甘愿為他跨出道德的底線呢???

佳人依舊陪伴在身邊,他的心里卻有一股抑制不了的疼痛漫上心頭:他從來不知道,僅僅只是短短的一天,原來便是要用漫長的一生來懲罰他!??

夏嵐,如果,如果我能早一天遇見你,我是不是就不用只做你眼底的那一顆遙不可及的星光???

夏嵐,如果有下輩子,你是不是就不會這樣生份疏離地喚我“榮先生”,是不是就可以讓我做你心中那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

他的眸光幽深得厲害,熾熱的火焰卻分明從深不見底的潭底一蔟蔟地涌上來——??

夏嵐僵硬著身體,驀地擰開臉去,八年來,她從來沒覺得自己做錯,這一刻,卻深深地感覺到他的傷痛,是她太殘忍了嗎???

可是,榮先生,已經遲了!太遲了!我的心太小,容不下兩個人。??

幽閉的空間內,莫名地氤氳開一抹尷尬而沉默的氣氛,籠罩在兩個人的心頭上,沉甸甸的。??

時間,仿佛過得特別的緩慢,緩慢得她盯得眼都酸了,才看到門邊上不斷變幻的數字,好不容易才抵達財務部的所在樓層。??

電梯*門一開,夏嵐便輕輕地頷首朝榮耀致意,快步走出了電梯——??

*******************************************************??

剛走進財務部,推開審計室的門,背后又傳來一陣敲門聲,夏嵐條件反射般地轉過身去,就見到一臉頹糜的梁寶珠立在門外,手上還拿著一份文件,語氣頗是沉重地對她說,“夏嵐,你看一下,沒有意見的話,就簽字吧!”??

夏嵐眸光閃爍了一下,剛才,她已經在電梯里聽榮先生說過了,所以,心里明白梁寶珠要給她簽字是什么東西。愛夾答列??

她抬眼,對上梁寶珠灰敗的眼神,嘴角劃過一絲嘲弄的笑意,“梁董事是想替自己的良心贖罪呢,還是想要從我身上獲得什么?”??

梁寶珠臉上還是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

“夏嵐,我知道,是我一時鬼迷心竅了,才會起了歹念加害你的。都怪我不好,被周秘書唆-使了……但是,我真的是知錯了,榮耀說他不想再見到我,我已經無路可走了,我只希望他能看在我誠心悔改的份上,還肯讓歡歡和曦曦見我這個媽媽……”??

她說著,淚水突然就奪眶而出,抽抽噎噎的樣子,讓夏嵐心里也有些酸酸的,只是,想起那一晚,她就那樣狠毒地將自己拋在那個肥腸豬耳的男人身下,她又有些恨意難消,??

“梁董事,你不要怪我,我真的做不到那樣圣母,做不到以德報怨那樣崇高的節=操。所以,我既不會幫你在榮先生面前說半句好話,我也不會要梁董事的股份,因為,我說過,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的——”??

她強迫自己狠下心來,自古有言,有些人能害你一次,就能害你第二次。她要是心軟了,最后再受傷的,還是只能是自己。??

不想,梁寶珠哭著、哭著,突然竟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

“夏嵐,求求你,把榮耀還給我,好嗎?不管你要什么,我都會答應你的!除了公司的股份,我在紐約還有好幾處房產,如果你想要,我都給你,好不好?還有,我爸爸的公司里也還有我的股份……”??

夏嵐狠狠地擰開了臉去,不知道為什么,看到一向傲慢無禮的梁寶珠,變成現在這個卑微的樣子,她的心也有些莫名地難受。??

她雖無心害伯仁,可是,伯仁卻是為她所害。??

想到她和榮??

先生六年同床異夢的婚姻,她突然覺得,像梁寶珠這樣光鮮靚麗的女人,其實卻是多么地可悲!??

*******************************************************??

她的聲音夾著一絲模糊的哽咽,??

“你錯了!梁董事,我的原諒,你用錢是買不到的,我要的,只是你的良心。而榮先生要的,也不是你高貴的出身,富足的金錢。他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感情。??

你愛不愛他,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用心地去讀懂他,否則,你不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而是要汲汲以營地努力維持住,你曾經在他心中的最美好……”??

不想再看見梁寶珠那張淚水漣漪的臉,夏嵐從抽屜里拿出自己的包包,便冷著臉走出審計室,臉轉向外間的辦公區,不帶感情地請梁寶珠離開她的辦公室。??

因為很多的審計資料是需要保密的,夏嵐每天離開辦公室,都必須鎖上門,以免泄露了公司的機密文件。??

梁寶珠伸手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隨即走出了審計室,立在門邊,看向夏嵐的神情之間依舊有所懇求,“夏嵐……”??

夏嵐只覺得,自己的心搖擺得厲害,習慣了看著梁寶珠強勢而張揚的臉孔,這樣柔弱的她,讓她覺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

可是,又覺得自己無法原諒她那一晚的做法,如此臟腌、如此齷齪,每每想起那一幕,自己都惡心得受不了!不報復已經是她的最大低限,梁寶珠再奢求也是枉然。17357813??

正為難之間,包包里卻發出了一陣悅耳的來電鈴聲,夏嵐恍若遇到了救命稻草,“砰”地一聲,關上辦公室的門,便從包包里取出手機,一邊朝梁寶珠揮手告別,一邊走出財務部,自顧自地講起了電話,“喂,哪位?——”??

“喂!是夏嵐嗎?”對方的聲音似乎有些生氣,夏嵐卻覺得有些耳熟,再看一眼來電的號碼——剛才,因為梁寶珠的關系,她幾乎都沒有看來電顯示就按下了“接聽”。??

上面還在不停閃爍跳躍的三個字,卻讓她白希的俏臉上瞬間染上笑意,“若若,怎么是你啊?稀客、稀客……”??

沒有發覺,身后的梁寶珠盯著她走遠的背影,眼神里掠過了一絲極復雜的深沉晦暗……??

*******************************************************??

給夏嵐來電話的,是她在英國留學時同窗、同寢室的好友——冷若玲。也是和她同一天進入金興集團的閨蜜。??

這些年,雖不是天天聯系,可是,兩人的感情卻一直很好,若玲也是這些年來,唯一一個知道她對榮先生心意的人。??

這一刻,接到若玲的電話,夏嵐心中真是百感交集。1aPyJ。??

還記得,若玲曾經一付肯定十足的口氣地對她說,“我覺得,榮先生一定也是喜歡你的,不然,他不會用那樣灼熱的眼神來看你。”??

她笑她是不靠譜的神-婆,“怎么可能?榮先生剛剛新婚——”??

“白癡啊你!像他們那種有錢人,都是商業聯姻的,能有什么感情?榮先生一定也是被逼結婚的,他的婚姻不幸福,他不愛那個女人,你看不出來嗎?”??

……??

也許,潛意識里,她也知道,若玲說的是對的。卻不是她想聽的。??

聽到若玲嬌聲怒斥了一句,“你才弱呢!我叫玲玲!再叫我弱弱,我就揍你!”??

夏嵐又覺得,到了嘴邊的訴說yu望突然沒了,斂眸、回過神來,才故意巧笑盈盈地問道,“你突然打電話給我,該不是要給我發喜帖吧?”??

其實,她倒希望是這樣,她也許就沒那么愧疚了!想當年,她和若玲一起進的公司,也一起被外派到不同的國外分公司,本來還以為是總部認同她們的能力,沒想到竟是榮先生刻意而為之。??

雖然現在也能想像到,榮先生當時是有多難受,才會連若若也容不下。??

只是,可憐若若也跟著她同一命運,飄泊了這么多年,身邊連個貼心的男朋友也沒有!??

話筒那端的女子卻是一付雀躍得樂不可吱的樣子,“比那個還要更叫人興奮!嵐妹,我被調回總部了!”??


聲明: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 發表于 2019-05-28 21:23:42
  • 閱讀 ( 3688 )
  • 分類:兩性生活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相關問題

0 條評論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mn89mn01
mn89mn01

9 篇文章

作家榜 ?

  1. 金榮中國 142 文章
  2. 金榮財經 109 文章
  3. 金榮中國340 100 文章
  4. foxit2world 79 文章
  5. 金銀業貿易場行員 52 文章
  6. 摩天轟趴 32 文章
  7. 大小 25 文章
  8. 琳瑯天上 21 文章
香港两码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