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 雙手揉弄兩只綿乳 下面一直流水

您可以邀請朋友來回答該問題,也可以增加賞金獲取更優質的回答!

聲明: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最佳答案 2019-05-22 23:04:52

被緊貼的夏潔,身體明顯的哆嗦了一下,巨大沖擊讓夏潔腦子里一陣翻江倒海的震撼,暗自驚訝這感覺真是太美妙了,但是老公就在自己身前,只能是強作鎮定的面不改色。

徐平確定夏潔真的沒什么大事,也就放心啦,聽話的并沒有繼續靠前,說道:“沒事就好,那我先去換衣服了,這桑拿天,衣服都黏在身上了。”

夏潔艱難的點了點頭,卻沒再說話,她害怕自己一張嘴話還沒說出來,就先哼唧出聲音了。

說完,徐平看向徐強,笑吟吟的說道:“強子,辛苦你了啊,等晚上多吃點好的!”

徐強被夏潔彈性十足的臀緊貼著,渾身都僵硬了,一動不敢動,渾身燥熱難耐,聽到徐平的話,嘿嘿干笑兩聲,回答道:“不客氣……不客氣!”

徐強心想,徐平要是知道潔嫂現在和自己那么親密,還能謝謝他?如此想著,心里覺得有些對不住徐平,但是,也是因為這種罪惡感,竟然讓徐強更加興奮異常。

徐平渾身黏糊糊的確實難受,也沒再墨跡,將手擦干凈,出了衛生間。

直到衛生間的門被關上,徐強有一種逃過一劫的感觸,但是卻還是一動也不敢動,因為自己的身下依舊被潔嫂緊貼著。

盡管隔著布料,徐強也能夠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身子,此刻正好觸碰到了潔女叟的那片溫熱柔軟的地方。

“潔嫂……我……對……對不起!”徐強連忙低聲道歉,盡管自己舒服的也快要叫出聲音,卻不敢再過多的享受這份快樂了,一邊說著,徐強猛然間一收小腹,連忙脫離出來。

徐強突然的動作,不但沒讓夏潔得到解脫,反而感受到了更大的快感,再也忍受不住,嚶嚀出聲,兩條腿像是沒了骨頭一樣軟了一下,險些癱坐在地上,好在手邊就有一個扶手,伸手抓住,穩住了身體。

“你先出去吧,我要洗個澡。”夏潔的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低著頭,不敢去看徐強。

徐強答應一聲,捂著褲襠,轉身離開。

“那個……”

正當徐強走到門口,身后傳來潔女叟細若蚊子一樣的聲音。

“你讓你徐平哥來一下,我的胳膊……胳膊還有點不舒服。”

徐強再次答應一聲,奪門而逃,經過客廳的時候,朝徐平臥室方向喊了一聲:“哥,嫂子讓你過去幫下忙。”隨即快步溜進了自己的臥室。

回到臥室之后,徐強才終于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床上,看著自己依舊有反應的地方,無奈的笑了笑,暗道,自己這一向引以為傲的東西,今天險些給自己釀成大禍,好在潔嫂善解人意,幫自己解圍。

與此同時,徐強才發現,自己的褲襠位置竟然有一大塊地圖,用手過去摸了一把,入手竟是一片黏糊,徐強微微一愣,難道是自己剛剛緊張過度,釋放了都不知道?

剛剛落下的心又懸了起來,想到這里,徐強立刻將手放在自己鼻子上聞了聞,有淡淡的腥臊,卻不太像自己的,然后檢查了里面,確定了確實不是自己弄的,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不是自己的,那豈不是潔嫂的么?

徐強這才明白過來,一定是潔嫂弄的,心想剛剛偷偷活動兩下能是啥感覺呢……

徐平聽到招呼朝浴室走來,此刻夏潔已經將臟衣服丟進了水盆里面,本來想著先把衣服洗干凈的。

但是觸摸到自己的那感覺,心里想的都是剛剛被徐強那兒緊貼的美妙,哪還有心思洗衣服,自顧自的坐在馬桶上,握著淋浴頭自己解決起來。

徐平進來見到夏潔的樣子,也沒有覺得什么意外,就在徐強叫他的時候,徐平就已經猜到了夏潔的心思,反手鎖上衛生間的門,脫光了衣服,參與到了戰斗當中。

夏潔的腦子里想的都是徐強的那兒,徐平這發育不良的快槍手,不但沒能讓夏潔感到舒服,反而令夏潔越發的心煩意亂,更迫切的想要跟徐強做一次解解饞,一邊繼續自我服務,一邊想著怎么能夠,創造和徐強發生關系的機會。

第7章:失落

徐平看得出夏潔臉上的失落,笑嘻嘻的說道:“老婆,等我休息好了,一定變成一只雄獅猛獸!”

夏潔溫柔的笑了笑,起身摟住徐平的脖子,讓自己的身體緊緊的貼在徐平肥軟的身體上,朝徐平的耳邊吹著氣說道:“老公,現在就再給我一次吧。”

“那個……我剛剛才繳槍,讓我休息……嗯……”

還不等徐平說完,夏潔已經迫不及待蹲下了。

然而,還沒等夏潔徹底掌控住徐平,徐平就連忙后退,用衣服擋住了自己身體,逃出了浴室,當夏潔沖洗過后回到臥室,徐平已經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哀怨的看了徐平一眼,夏潔換了睡裙,去廚房準備晚上的飯菜,一邊做飯,夏潔一邊想著之后該如何計劃,一定要感受一下像徐強那樣的,是什么滋味。

聽到廚房有動靜,徐強才敢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來到廚房,想要幫夏潔打打下手,表面上是為了感謝一下潔嫂下午幫自己解圍,實際上是想看看下午的小插曲,有沒有讓潔嫂對自己產生反感。

夏潔看到徐強,心情頓時好了不少,瞄了一眼徐強的那里,微微一笑,毫不掩飾的挑逗道:“恢復正常了?”

頓時徐強臉上發熱,點點頭:“潔嫂,剛剛那個純屬意外,你千萬別多想啊!”

夏潔知道徐平已經睡了,見到徐強害羞臉紅,夏潔想要吃掉徐強的心思就更重了,她突然問道:“強子,你是不是對我有想法啊?”

“沒……沒有,潔女叟,真的是誤會,我也不知道咋了,那就有反應了!”徐強強作解釋。

“哎呦,你以為我是啥也不懂的小丫頭么?男人喜歡女人,最直接的就是表現在身體反應上。”說著,夏潔將臉湊到徐強的跟前,小聲問道,“強子,我問你,我好看不?”

“好……好看!”徐強的耳朵被夏潔呼出的熱氣弄得癢癢的,鼻子里也嗅到了從夏潔身上的香味,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強子,你跟我說實話,你喜歡我么?”

夏潔本來只是想逗弄一下徐強,但是壓抑在心里想要得到徐強的那股愿望,在靠近徐強的時候,瞬間膨脹,自己的呼吸竟然也急促起來,看著徐強的眼神,也有些迷離了,期待著徐強的回答。

耳邊傳來的是潔嫂急促的喘息,徐強原本心里對徐平一點愧疚,和不安頓時一掃而光,接著竟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那我就給你個喜歡我的機會!”夏潔的聲音略帶顫抖,激動且迫切的顫抖,嗅著徐強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夏潔的心都漏跳了幾拍,手,就好像被施了魔咒一樣,朝徐強的那里摸了過去。

徐強當然看到了夏潔的動作,然而,徐強卻無法左右內心擠壓多日的愿望,他迫切的想要嘗嘗潔嫂這成熟女人的溫柔和狂放,僅剩不多的理智,操控著徐強的嘴巴說道:“我哥……還在家呢!”

徐強的身體卻一動沒動,心中無比渴望著,理智已經變得極其薄弱,他竟說不出拒絕潔嫂的話,只是很擔心被徐平發現。

“他睡著了……咱們輕一點!”夏潔幾乎快要貼到了徐強的耳朵上,手也觸碰到了徐強的那里,呼吸已經變得十分急促。

徐強感受著潔嫂柔軟的手靈巧的撫摸著,這種感覺,比自己那粗糙有力的大手舒服太多了,內心里僅存的一點理智也被沖散了,他現在的眼中,只有潔嫂,帶著粗重的喘息,一把將近在咫尺的潔嫂攬入懷中。

那一瞬間,潔嫂綿軟的身體貼在了徐強的身上,讓徐強幾乎快要瘋狂,這種感覺,完全不是他女友林雪,那干巴巴的青澀小姑娘能夠比擬的。

“徐平哥真睡著了?”徐強問。

“睡了,就算打雷他都不會醒的!”夏潔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強子,試試!”

徐強微微怔了一下,一念之間,徐強口干舌燥,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眼神里寫滿了渴望,手就顫巍巍的向著夏潔的身上摸了過去。

第8章:驚醒

“強子,快點啊!”夏潔再次催促著,一只手已經朝那伸進去,想要零距離體會一下徐強本錢的感覺。

徐強顫顫巍巍的將手伸向潔嫂睡裙的下擺,就在剛剛把裙底撩到大腿根的時候,突然,門外廚房外傳來了徐平的聲音!

“老婆,你看到我的半袖襯衫了么?”隨著徐平的問話,明顯的聽到徐平朝廚房走來的腳步聲。

原本很平淡的音調,傳入到徐強和夏潔的耳中,卻如同炸雷一般,震得兩人立刻從迷醉中驚醒過來。

徐強哆嗦著連忙把還沒摸到正地方的手,從夏潔的領口里抽了回來,另一只手也同時將潔嫂的裙擺放下。

夏潔也好像觸電一樣,把小手從徐強的褲腿里收了回來。

“哪……哪一件!”夏潔連忙應了一聲,整理衣服和頭發。

然而,尷尬的一幕再次出現,徐強的襠部夸張的有反應著,廚房并不寬敞,這次,徐強可沒辦法躲在夏潔身后,讓夏潔用身體幫他做掩飾了。

“潔嫂,我咋辦?”徐強壓低音量,一臉焦急。

“圍裙……圍裙!”夏潔急中生智,撿起地上的圍裙,順手掛在徐強的脖子上。

圍裙的下擺剛好遮住了徐強的襠部,徐強也不敢系帶子,就讓圍裙的下擺松散在身前,然后面朝水池,假裝清洗餐具。

與此同時,徐平已經來到了廚房門口,拉開隔斷門,看到正在洗東西的徐強,說了句:“哎呦,兩位大廚都在啊!”徐平笑著看了看徐強,然后對夏潔說,“就是我今天穿的那件,剛經理打電話過來,讓我去趟公司。”

徐強只是回頭跟徐平笑了笑,沒敢搭話。

夏潔略帶慌張的說道:“啊,是那件啊,讓我泡水里了,你再去找一件干凈的穿吧。”

徐平用手梳理了一下夏潔黏在臉頰的一綹頭發,說道:“天這么熱,你們咋還把門給關上了呢?冷氣都串不進來,看你臉都紅成啥樣了。”

夏潔知道自己為啥臉紅,心虛的笑了笑,說道:“還……還好吧,這不是廚房做飯有聲音怕打擾到你休息么。”

“我這雷打不動的睡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們先忙吧,我趕緊去趟公司,晚飯就辛苦你們了。”徐平打了個招呼,換了衣服出門了。

被突然醒來的徐平驚到之后,夏潔和徐強都有些后怕,要是徐平醒來之后直接來到廚房,沒有提前喊自己,那會是什么場面?

然而,當夏潔腦海中聯想出徐平見到自己跟徐強纏綿的時候,有些后怕的同時竟然十分的興奮,心頭就好像有一萬只螞蟻在爬一樣。

徐強尷尬的看著夏潔,問道:“潔嫂,平哥不會發現啥了吧?”

“當然不會,他發現的話還能那么淡定?別怕,我心里有數!”夏潔胸有成竹,嫵媚的笑了笑,“徐平去公司,最快也要一個小時才能回來呢,要不咱們去你房間繼續?”

想看更多精彩視頻? 只需要注冊賬號? 打700流水就可以免費觀看 每天更新各種真實激情視頻? 具體操作:

電腦版:點擊注冊? ? ? ? ? ? ? ? ? ? ? ? ? ? ? ? ? 微信版:點擊注冊1??點擊注冊2? ??

attachments-2019-05-rZZ7xcRU5cd68ea32583c.png

找到這個影音就可以了!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其它 6 個回答

紫色林蒙山區

??

柳芳芳渾身已經濕透了,身上重新換上的白色小吊帶早已變成了透視裝,里面香艷旖旎的美景瞬間一覽無遺。??

邪念頓時愈發膨脹,我佯裝一副傻兮兮的模樣,說道:“芳姐,你衣服都濕了,把衣服脫了,咱們一塊洗香香吧。”??

柳芳芳不舍地將目光從我那里挪開,紅著臉說道:“那你先背過身。”??

我趕緊轉身,聽到身后窸窸窣窣的脫衣聲,內心不禁激動了起來。??

我察覺柳芳芳向我身后靠近,故意轉身,連帶著那里猛地晃動,竟“啪”地一聲打到她大腿上,頓時那里又被刺激大了一圈。??

柳芳芳登時驚呆了,直愣愣看著我那里,我也貪婪地把她渾身上下看了個遍,心中不由地一片火熱。??

“芳姐,你可真好看!”我傻里傻氣地笑道。??

柳芳芳這才收回目光,俏臉緋紅,抿嘴笑道:“哪里好看呀?”??

“哪都好看!”我傻里傻氣地笑道。??

“傻瓜。”柳芳芳嬌嗔了一句,拿起花灑幫我打濕身體,隨即往我身上涂抹沐浴乳。??

柳芳芳的手本來就很細滑,抹上沐浴乳后,那種感覺就便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過皮膚,酥酥麻麻的,弄得我心里像被貓爪子撓似的,癢得不行。??

突然柳芳芳的手滑過腰間,帶著一團泡沫,摸向了我那里。??

我渾身一顫,那里竟像彈簧一樣彈了起來。??

“啊!”柳芳芳驚呼了一聲,難以置信地看著那里。??

“芳姐,不要摸了,好難受,越摸越腫了。”??

我渾身熱脹難耐,雙手捂著那里,一邊說著,一邊轉過身去。??

“好,不摸那里,芳姐幫你搓背好不好?”柳芳芳柔聲哄道。??

我傻乎乎地點了點頭。??

柳芳芳一邊幫我搓背,一邊調侃,“小浩長大了呢。”??

我感覺到她那豐滿的胸部已經蹭到我背上了,像似弱電流穿過身體,感覺渾身都酥麻了。??

更要命的是,我那里反應大得嚇人,竟生出一股尿意。??

“芳姐,我想尿尿。”??

柳芳芳停了下來,我趕緊跑去馬桶那邊解決。??

然而柳芳芳卻直勾勾地看著我那里,眼神變得火熱了起來,開始輕輕地撫摸著自己。??

“芳姐不要看,我尿不出來了。”??

我嘴上這么說,卻故意把那里朝著柳芳芳方向,就是想勾引她!??

“傻瓜,芳姐不看的,你快點。”柳芳芳輕笑道。??

我這才對準馬桶,放起水來,因為憋得有點狠,發出哧啦哧啦的響聲。??

突然我聽到一陣壓抑的嬌喘,往外瞄了一眼,竟看到柳芳芳正在偷偷地自我安慰。??

這個刺激太大了,讓我下面漲得,尿變成兩股飆了出去!??

上完廁所后,我看著柳芳芳那曼妙的胴體,一個邪惡的念頭閃過,“芳姐,我給你搓背吧。”??

“好呀!”說著柳芳芳便轉過身。??

那白花花的屁股看得我直咽口水,我不由地往前一頂,一下頂住她的臀瓣兒。??

“啊!”柳芳芳驚呼一聲,下意識轉身,看著那龐然大物,眼神愈發火熱。??

我目光頓時落在她的高聳處,一想起那軟綿綿的手感頓時心癢難耐,故作傻里傻氣地問道:“芳姐,我還可以摸摸你那里嗎?”??

“可以哦。”柳芳芳抓過我的手,朝她胸前的柔軟放了上去,誘惑道,“小浩是不是很喜歡?”??

“嗯嗯。”我傻乎乎地點了點頭,忍不住抓了一把。??

“嗯......”柳芳芳嬌哼一聲,眼眸中泛著春情,“小浩,另一邊你也摸摸。”??

“好。”我聽話地把手放到另一邊的柔軟上,雙手頓時像陷入一團棉花里,忍不住把玩了起來。??

“軟綿綿的好舒服啊。”我不禁感嘆。??

柳芳芳臉上泛起了潮紅,微微喘息道:“那你幫芳姐多揉揉。”??

得了允許,我開始盡情地享受這股舒服感,手使壞地往那誘人處一捏。??

“啊......”柳芳芳被刺激地一下子叫出聲,兩條雪白的玉腿不由地糾纏了起來。??

我內心壞笑,故意松開手,一臉緊張道:“芳姐,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沒有,芳姐很舒服呢。”柳芳芳滿臉潮紅,迷離的眼神里寫滿了渴望,連忙催促道,“乖,小浩,繼續幫芳姐揉揉。”??

說著便抓起我的手放了上去。??

在我的動作下,柳芳芳很快就陷入了沉醉的狀態,忽然她將手指伸向了那兩條玉腿間,竟當著我的面自我安撫了起來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藍之戀

風容山山勢奇險,高有千丈,直插云霄,其間一面光滑如壁,極其險惡。


在這山腳之下,則是因靠山,而立有一小村,饒是資源富足,卻是因不通路而顯得十分的貧瘠。


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村里的大多數人家皆是男丁出去打工,只在家里留下那些水靈靈的媳婦兒照顧家里的一畝三分地。


而在這風容山另一面的山腰處,有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風容觀,因為香火不足,大部分道士都是出去云游四海去了,只留著一個年紀約莫十七八的小道士劉清看管道觀。


當然,嚴格來說,劉清只能算是一個道觀里打雜的,算不上道士,雖說他極其精通中醫醫術,尤其是推拿針灸,以及道士該會的一些奇門八卦,甚至是還會幾手三腳貓的功夫。


說起來,這些應當算的上是一個正統道士要會的東西了,只不過,劉清少了一點,那就是信仰,饒是每天當午都要打掃那些神像,他也是連那些道士該拜的祖師爺姓甚名誰都不知道,也不愿意去了解。


所以說,他算不上一個道士。


劉清平日里都是獨居在那道觀內,不與外人接觸,唯有被人叫下山去看風水、給哪家白事辦辦法事,或是給人看病的時候,才會下山去與人有所接觸。


說起來倒也是奇怪,這山腳下的五里村,那姑娘,都是一個個出落得清秀水靈,而爺們則都是一個個糙得不行,而劉清這個土生土長的小道士,卻是長得一副清秀且脫俗的面容,因此每次下山,都能引得那些未出閣的小姑娘們過來觀看。


而且算起來,這十里八鄉的,基本上都只有出門打工一條生路,所以劉清這么個幾乎每個月都能接好幾個事情干的小道士,反而成了唯一一個看起來十分有前途的人。


也是因此,饒是在這封建且保守的小村里,他都是能引得一眾姑娘為止傾倒,饒是那些已經結婚,卻是空守房間的少婦們,都是一個個對他有著那么幾分意思。


而且雖說民風保守,但是那些結了婚卻是要獨守空房的少婦們,已經嘗過滋味的她們,更是一個個私底下都是嫵媚相當。


劉清總有預感,遲早有那么一天,自己那十八年未嘗人事的處子之身,恐怕都是得交代在這些留守婦女的手上。


而這一天,終于是來了……


知了一聲聲孜孜不倦的叫著,吹著陣陣的清風,劉清輕輕推開了張曉翠的房間門。


一進門,便是得見張曉翠正躺在床上,那豐腴的臀部正在不安的來回扭動著,讓劉清不自覺的吞了口唾沫。


“我說翠嫂,您這姿勢……是摔哪里了?”


劉清見張曉翠半天沒說話,這才是壓低著聲音問道。


此刻正是六月,饒是這依山傍水的五里村,都是炎熱得不行。


張曉翠自然也是不會穿得太多,只見那薄薄的褲子上面已經是透出了一絲絲的汗水,將這條白色的布褲子給映成了半透明的樣式,透過這褲子看過去,一眼便是可以看見內里那款式性感的三角褲緊緊的貼著身子,勾勒出了一個十分性感的弧度,以及那若隱若現的黑色地帶。


“嗯……就別提了。”


張曉翠擺了擺手,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臀下,輕輕的搓揉著:“清早我出門的時候,隔壁李嫂家剛好把牛給放出來,那牛剛放出來她也不管管直直的朝我沖了過來,我就往后躲了一下,就摔到了這里,現在站都站不起來了,你摸摸。”


說著,張曉翠朝著劉清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


劉清吞了口唾沫,雖說張曉翠現在已經是年過三十,但是到底是當年的村花,加上自家男人心疼時常買各種保養品回家,倒是一點都沒有老去的樣子,反而是經過歲月的洗禮,多了幾分別樣的魅力。


看著張曉翠的手,那白嫩的小手上面還戴著一個蕾絲的小手套,不難看出,這手的主人,得是多么悶騷的主兒。


劉清順著張曉翠那挺翹的臀部看了下去,心道這丫摔的也忒不是地方了。


“嫂子,你這樣我估摸著是傷到骨頭了,我估摸得先摸髓看骨,然后再針灸調整,可是有一樣,我……”


說著,劉清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聞言,張曉翠眼里莫名閃過了一絲失落,輕聲道:“怎的?你不能治?”


“也不是,只是治你這……你得把褲子脫了,我……”


劉清的雙眼如同被磁鐵吸住了一般,緊緊的盯著那豐腴的臀部,一步也挪不開。


聽著劉清的話語,張曉翠的眉眼里非但沒有了失落,反而是多了一絲驚喜之色,她趕緊朝著劉清擺了擺手,然后朗聲道:“嗨,我以為是怎么了呢,人家都說有病不忌醫,你可是來給我治病的!再說了,我都不在乎,你還在乎啊?”


說著,張曉翠一把伸手把站在一旁的劉清給拉了過來,然后媚語如絲般的輕聲道:“來,幫嫂子把褲子脫了。”


話罷,張曉翠直接是捏著劉清的手,貼到了自己褲子上。


手都已經貼過來了,劉清還能有什么選擇么,當即是抿著嘴,一把把張曉翠的褲子給剮了下去。


剎那間,那白花花的臀部直接是出現在了劉清的眼前。


而這時劉清才是看清,張曉翠的褲衩居然是蕾絲鏤空的!


緊緊的貼在那股溝內,內里本該隱藏好的一切,也是若隱若現,好不勾人!


娘的,這特娘的是故意這么穿的吧?


都成這樣了還能算是褲衩么?


未經人事的劉清一時間有些呆了,手還緊緊的貼在褲子上,此刻正好在大腿兩側放著。


‘咕嚕……’


本來安靜的房間內,劉清吞唾沫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張曉翠沒有回頭,臉貼在枕頭上,只是,不是那羞澀的神情,而是一股子暗喜的模樣,不用回頭,她都能知道此刻的劉清這會是什么模樣。


“看樣子,還是個雛兒,連這陣仗都能看呆。”


張曉翠心底暗暗想到,不禁一絲暖流暗起,讓她不安的扭動了一下身子。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頭|村野香情


看著張曉翠那不停扭動身體的模樣,劉清身體微微一顫,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是有了一絲絲的反應。


劉清略顯窘迫的弓了弓身子,雙手也是放在原處沒有動作,顯然是已經完全慌了神了。


反觀張曉翠,見得劉清那窘迫的模樣之后,反而是更加的輕松了。


“嗯……”


感受著劉清還放在自己大腿兩側的手掌的溫度,張曉翠嬌聲喘息了一下。


這一下,讓劉清整個人都是抖了一下,然后有點小心的問道:“嫂子,你這是咋了?”


看著劉清那一副完全是被自己勾了魂,卻是不敢有任何實質性動作的模樣,張曉翠輕笑了一聲,緩緩伸出手,把劉清放在自己大腿兩側的手移了過去。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將劉清的手放在自己兩瓣翹臀之上后,便是松開了手。


劉清吞了口唾沫,再仔細的看了一眼張曉翠。


在看到對方臉上那已經是完全放開了挑逗自己的模樣之后,劉清一咬牙,輕移手臂,放到了她的傷口處。


但是右手卻是不小心觸碰到了那禁處,感受到自己手掌觸碰到的那濕滑,劉清微微一驚:“嫂子,你其他地方是不是還有傷口,怎么這里這么濕……”


話說一半,劉清這才是猛然驚覺了自己觸碰到的是什么。


雖說從未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情,但是在這些一個個風騷到了骨子里的留守婦女的熏陶下,劉清多少還是懂得一些的。


見得劉清那清秀的面容因羞澀而漲紅,張曉翠心頭是說不出的興奮。


心道老娘這么多年過去,果然還是那個獨領風騷的村花!


“清啊,你是不是覺得看到了嫂子的身體,有些不好意思啊?”


張曉翠媚眼如絲,看著劉清,緩聲說道。


聞言,劉清吞了口唾沫,沒有說什么,不過那漲紅的臉龐,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見狀,張曉翠輕輕一笑,身形微微往下挪了一點,然后一只手直接是抓向了劉清雙腿間那隆起處:“沒事兒,你給嫂子看了,那嫂子也摸回來,咱們就兩清了。”


說著,張曉翠的手開始來回的輕輕套動了起來。


此刻天氣炎熱,劉清穿著的,本來就是那最薄的道袍,薄得跟一張紙一樣,加之道袍寬松,張曉翠那來回的套弄,更是讓他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刺激感。


雖然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要讓對方停下,但是身體卻是不允許他開口。


于是乎,劉清此刻只能是咬著牙齒,感受著那刺激的感覺,一言不發的用那顫抖的手,開始輕輕的按起了張曉翠的傷口。


張曉翠的傷哪有她說的那么嚴重,這一切完全就是她為了能夠跟劉清如此親密接觸而撒的謊而已。


所以,治療外傷經驗豐富的劉清,幾乎是一瞬間就已經察覺出了對方的傷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嚴重。


但是那份快感卻是讓他舍不得直接把話給說出口。


因此,劉清只得是弓著腰配合著對方的動作,同時雙手開始肆無忌憚的在對方臀部揉捏了起來。


到底是留守婦女,張曉翠那久未經滋潤的身體哪受得了劉清這般撫弄,幾乎是劉清開始的瞬間,她便已經是輕聲嬌呼了出來。


聽著張曉翠的陣陣嬌喘,劉清更是心頭一蕩,仿似那身體的感覺更加的清晰了一分。


這娘們,肯定是在家久了想男人想透了,不然此刻怎么會這么的放浪!


劉清悶著氣,暗自想道。


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看著自己手上那兩塊臀瓣被自己搓揉出不同的形狀,劉清突然是心頭起了一絲邪意,手緩緩的朝著下方伸了下去。


這一伸不要緊,伸過去之后劉清才是發現,張曉翠的雙腿間已經是完全被那水分給濕滑成了一片。


感受到劉清手此刻所撫摸的位置,張曉翠輕聲嗯了一聲,然后略帶幽怨的看了劉清一眼。


劉清倒也算得上是不解風情,感受到張曉翠的眼神之后,他心下一驚,趕忙是收回了手,而后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嫂子,怎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對么?”


聽著劉清的話語,張曉翠更是幽怨的盯了他一眼,而后才是緩聲說道:“哼,我這是太久沒嘗過滋味了,你都不知道來幫我一下。”


“幫你?怎么幫?”


劉清微微一愣,沒有反應過來對方話語的意思。


聞言,張曉翠那在不停動作的手臂輕輕用力捏了一下,然后才是略帶嫵媚的說道:“就用這個啊,你說怎么幫?”


咕嚕……


劉清吞了口唾沫,微微有些猶豫了起來。


到底劉清還是第一次,一直以來,在他的幻想當中,第一次都應當是給一個和自己年齡相當的黃花大閨女的。


可是眼前的張曉翠,卻已經是結過了婚的三十歲左右的人了。


不過,雖說年紀較大,但是這身材,還真是水靈。


看了一眼張曉翠,劉清再次吞了口唾沫。


他有些恨自己居然如此不爭氣,不然的話,此刻他應當是已經抽身離開了。


“嫂子,你可是已經結了婚了的,我們這……不太合適吧……”


劉清略帶猶豫的開口說道,不過看他那動作,反而是朝著張曉翠靠了過來。


張曉翠嘴角一翹,心道老娘的魅力,想要讓你這未經紅塵的小子拜倒,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這么想著,張曉翠也是不再去管劉清那猶豫的模樣,直接是一翻身,就翻到了床里靠墻的位置,同時手上一帶,直直的把劉清給帶到了床上來。


這一上床不要緊,劉清是被拽過來的,身體直直的和張曉翠貼在了一起,同時雙手還按到了對方那高聳的胸部之上。


劉清吞了口唾沫,這時他才是來得及仔細的看了眼張曉翠的身材,沒生過孩子,一點中年婦女的大肚子都沒有,想必……


劉清瞇了瞇眼睛,輕輕的把自己的鞋給脫到了床邊。


聽見那鞋落地的聲音,張曉翠心頭一喜,直接是一個翻身,坐在了劉清的身上。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Evangelist

沒有什么游戲是穩贏的,最主要看的還是你的方法對不對,做好計劃比什么都強,只有做好計劃你才能清楚你自己走的每一步路,清楚了自己的路數,你想ying不會很難,當然還要看你自己的控制力,我是碰到了我的貴人(yg)86599,我才知道這些,我也已經上岸,你可以找他聊聊!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小AA

這個問題我覺得要換個角度去思考。 第一 ,為什么要玩?娛樂還是職業? 第二 ,為什么會虧?命中率低還是貪心? 第三 ,虧了多少?在你能力范圍內算多算少? 假設我是一個幾乎把抖作為職業的抖徒,命中率低且貪心而且虧的很多,那么虧錢的那一刻我是很無助很不理智的,可能我想死或者想辦法籌更多的錢繼續抖,希望能回來一點。所以首先我必須讓自己冷靜下來轉移注意力去做其他的事情,當冷靜下來之后再來思考我剛發出的三個問題,為什么賭為什么輸,輸的又是多是少? 思考過后明確自己的目標,只有目標明確心志非常堅定的時候才能真正控制自己并且為了實現目標而走下去,時刻保持理智,在這還有一點,每個人情況不一樣,目標也會不一樣,腳踏實地一步步走最穩當,不去幻想一步登天。 有更多經驗或者有不懂得都可以找找老師,-(wei+shen+998),多聽聽別人是怎么做的。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藍朝陽

每個故事,都會有結局,也許它并不美好,甚至還帶著血跡。可是真的沒什么關系,但你不能絕望,對生活要充滿期待。對人生要有不一樣的看法,同樣,也要慢慢變得成熟,寬容。也許明天,明年,這幾年的路都很難走,它只是會讓你變的不輕松。從靈魂深處。人生總會有辦法的。還好我及時悔悟,認識一個很多年的大神,是他教圌會我怎么去掌控全居,心態,為什么很多人克制不住自己,管不住自己,我真的非常感謝他,可以加他,蘭格的拼音加上六七二,不懂得都可以問他,希望他能幫你們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富國天豐和 - 業務經理

所有澳門開頭的都是私人開設的黑網,畫面都一樣的,租的菲律賓那邊的視頻。黑網黑玩家的理由是很多的,比如注單異常,投注違規,維護審核等等,目的都只是黑人而已,他們就是靠這個才運營的。管他們說什么,就是不會提款的,一直拖著你,也不封號,就是放養。不定期黑的,根據玩家的財力,有的幾年都不會黑,有的第一次就被黑,但是遲早都會被黑

么被黑了有沒有什么方法拿回損失呢?確實是有的,不要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可以通過藏分的技術把分數藏起來然后讓客服誤以為你賬號上沒錢了就給你賬號恢復正常,這樣就有機會出款。

例如威尼斯人,金沙,銀河,永利,新葡京,毫無疑問全都是黑網。跟澳門半毛關系都沒。黑網不給提款,那只是幾個虛擬數字而已。很少的,黑網有時也會故意放提出來,下次本金更多的時候再一次性黑。

如何識別真假,是所有愛好者頭痛的問題,那么有什么方法識別差別呢?

其實很簡單,網上畫面時就能識別出來了,正規是現場和網同步,有現場客的,可以和現場客同步下注,隨時都能驗證的。

吃一塹長一智,有實體的現場的才是最靠譜隨時能提的,對比一下就明白了:加Q205557676幫你出款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香港两码中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