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被猛烈的進出 高潮連連 我被吸奶 揉搓奶頭 很舒服

您可以邀請朋友來回答該問題,也可以增加賞金獲取更優質的回答!

聲明: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5 個回答

son

??

陳大彪躺在王小翠身后,歉意的伸手摟住了王小翠。??

“別碰我。”王小翠憤怒的吼道。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讓她都快瘋了。??

她突然想到了程偉強,不由得暗自嘆息。??

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呢?遇到這樣一個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一想起程偉強,王小翠的心又提了起來。??

現在陳大彪酒醉,要是他醒了,還不得發現程偉強?得想辦法讓他出去。??

她想了想,轉頭說了一句。??

“老公,楊佳宜今天向我要錢了,你現在去把錢還給她吧,人家一個女人,還帶著一個傻子,蠻不容易的。”??

陳大彪一聽,冷冷的說道,“哼,還什么錢,一個寡婦,帶著一個腦殘小叔子,騙了就騙了,誰還能把我怎么樣,不給。”??

在衣柜里的程偉強聽了,不禁怒火中燒,要不是打不過這流氓,恐怕立馬就沖出去打得他滿地找牙了。??

他攥緊拳頭,恨得咬牙切齒,姓陳的,你不還錢是吧,那行,要是有機會,老子非得綠了你,就當你還債了。??

正在這時候,陳大彪接了一個電話后就出門了。??

王小翠等丈夫一走,她趕緊把衣柜門打開。??

剛打開,程偉強那高聳的花褲衩,就直接映入了她的眼簾。??

剛才被陳大彪弄得不上不下的難受滋味,再次被勾了起來。??

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陳大彪滿足不了她,自我安慰也不夠有感覺,這要是能和大傻子發生點什么,估計也不會有人知道,不過這家里可不行,要是陳大彪再回來碰到怎么辦???

得換個安全的地方。??

想到這,她看著程偉強,笑著問道,“強子,你今天來,是不是想要回你們家的錢?”??

程偉強傻笑著點頭,“錢,強子要,饅頭,強子也要吃。”??

王小翠哭笑不得,跟哄小孩子一樣:“強子你先走,到我家的瓜棚里等嫂子,我那里放的有錢。”??

“饅頭呢?”??

“嫂子這不是隨身帶著嗎,到那里就給你吃。”??

“嘿嘿,我這就去!不過嫂子你得快點,強子餓了!”程偉強傻乎乎的說完,轉身就跑。??

王小翠看著程偉強壯碩的背影,她的下身突然一陣溫熱。??

出了門,看看四下無人,她使勁夾了夾美腿,遠遠地跟著程偉強,朝村外走去。??

王小翠來到瓜棚,看到程傻子正氣喘吁吁的傻笑著等自己,光著一雙腳。??

她突然有些心疼:“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嘛。”??

程偉強嘿嘿傻笑:“嫂子,我好餓,想快點吃上大白饅頭!”??

月朗星稀,乳白色的月光,正好照到王小翠的胸口,那種朦朧的感覺,更加誘惑,程偉強真想抓住那里,狠狠揉上一番。??

王小翠嬌滴滴的說道,“那你跟嫂子進來嘛。”??

兩人進了瓜棚,關上門,王小翠就坐到了床上,看著程偉強,把襯衣扣子解開了一顆,然后指了指里面,俏臉潮紅。??

“強子,嫂子的錢和饅頭,都在里面。”??

張偉強一聽,心里暗罵,這個賤貨,這是想偷腥啊,那好吧,我也正想給陳大彪送頂帽子呢!??

程偉強的腦海里,又出現了剛才陳大彪狠狠弄王小翠的情形。??

月夜,瓜棚,別人家的老婆……??

程偉強忍著沖動,走到王小翠的面前,直直的的盯著王小翠那里面,一副認真尋找的樣子,最后裝作生氣的樣子。??

“哼,嫂子你騙我,強子都看了,里面只有饅頭,沒有錢。”??

男人呼出的熱氣,撲到王小翠胸口上,那熱乎乎的感覺,讓王小翠舒服死了。??

“你看不到,但是摸摸就有了。”王小翠說著,伸手拉住程偉強那粗糙的大手,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外面。??

當程偉強的大手按到自己胸上的時候,她感覺這手就像是有魔法一樣,碰到的地方,都燥熱的不行。??

“嫂子,還是沒有啊。”??

“你揉揉啊,不揉怎么出錢。”王小翠的誘惑的說道。??

“這樣子啊?嘿嘿,好玩。”程偉強張開大手努力蓋住那里,就像揉面一樣抓了幾下。??

嗯,沒生過孩子就是好,好彈啊!??

程偉強忍不住又抓了抓。??

公車上被猛烈的進出—寶貝慢慢來更深入一點|手心的薔薇??

“啊嗚,傻子你輕點,那是肉啊!”王小翠疼的直皺眉頭,“你要這樣,我給你說,這樣……”??

王小翠引導著程偉強,放輕了力度,慢慢的揉著,她的胸,也膨脹起來,她只想讓程偉強一直揉下去,不要停。??

“不要,嫂子是壞人,根本就沒有錢,你騙我。”??

程偉強不解風情的停住了手。??

王小翠微微喘息著說道,“偉強,不許說錢了,你快點揉,不要停……”??

“不,我就要錢。”程偉強固執的說著。??

王小翠嘆息了一聲,“哎,真是個傻子,錢就那么重要嗎?”??

說完,她伸手把自己的包包拿過來,從里面抽出一張十塊的,在程偉強面前晃了晃,“你看,這不是錢嗎?”??

“真的有錢耶,那我接著揉。”程偉強接過十塊錢,塞進了自己褲衩口袋里,然后兩只手抓住了王小翠的胸,不停揉了起來。??

王小翠咬著紅唇,喉嚨里發出了一陣哼聲。??

“嫂子,又沒錢了。”程偉強又停住了動作。??

“哦,你這樣來。”王小翠眼含春色,直接把襯衣扣子全部解開,又把內衣掀了起來,“你這樣揉就還會有錢。”??

“真的?那我試試。”??

程偉強一臉欣喜,伸手按住了那兩團雪白。??

感受到力度,王小翠忍不住喊了出來。??

“嗯,啊,真舒服,嗯,對,就這樣……”??

聽著王小翠的呻吟,感受著那溫熱的柔軟,程偉強渾身就像著了火一般。??

他停住動作,悄悄深吸了一口氣,生怕自己露陷。??

王小翠見程偉強停了下來,以為是沒看到錢,于是她趕緊忽悠他。??

“強子,相信嫂子,繼續這么揉,錢很快就出來了。”??

程偉強心里冷笑,表面卻嘿嘿點頭,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大。??

王小翠越發覺得難受,于是她繼續引導。??

“強子,揉這么久都沒錢,看來這種方式不行了,我告訴你,你得用嘴巴吸,這樣才會出錢。”??

“啊?是讓強子吃饅頭嗎?”程偉強一臉茫然。??

“哦,對,就是吃饅頭,你不是餓了嘛,趕緊吃吧,吃飽了錢就出來了。”??

王小翠緊繃著身體,雙手抱住程偉強的腦袋,往自己胸前摁。??

程偉強自然樂意,立馬行動起來,頓時,王小翠就覺得自己的魂都差一點被程偉強吸走。??

那負壓太大了啊!??

“啊,嗯……”??

王小翠哼了一聲,緊緊抱住程偉強,恨不得把他勒進自己身體里。??

而程偉強,也完成沉浸到當中,樂此不疲。??

強子,吃飽了嗎?”王小翠仰著腦袋,一臉享受。??

程偉強搖晃著頭,哼哼唧唧的說:“沒,嫂子這饅頭怎么咽不下去啊。”??

王小翠一頭黑線。??

“強子,聽嫂子的,別吃了,想不想要更多的錢?”??

程偉強一愣,然后抬起頭,滿臉天真,“要,強子要。”??

“好,那你現在站起來,用你那里蹭嫂子這兒。”??

王小翠指了指程偉強下面,又指了指自己的胸。??

這騷貨,還真是會玩,程偉強裝作愣了愣,然后真的站起來,隔著褲衩,蹭了上去。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瑤冰魄。

??

第一章、誘人少婦??

趙雪晴雙眼迷離地跪趴在床上,不停地擺動著自己雪白的翹臀,纖細的腰肢也隨著身后男人的沖撞一下下搖晃著,口中發出媚人的叫聲。??

“老公!”趙雪晴情不自禁地嬌呼出聲,今天陳巖和往日相比粗暴了許多,動作異常剛猛。??

一開始趙雪晴心里還有些抗拒,但在陳巖粗魯的對待下,趙雪晴的心里竟然漸漸升出了一種異樣的快感。??

她說不清這種感覺的由來,但隨著快感的加深,趙雪晴沉迷其中,心里恨不得陳巖更粗魯一點,更生猛一點。??

陳巖看著身下的女人被干到渾身發軟的樣子,內心一陣滿足,哪個男人不開心自己那方面的能力得到承認呢???

趙雪晴表情越來越急促,隨著一聲驚呼,兩個人雙雙倒在床上,氣喘吁吁。??

“老公,你真是太厲害了…”??

陳巖聞言拍了拍趙雪晴白嫩的翹臀,手感上佳,令陳巖愛不釋手,不斷揉捏著。??

自從和趙雪晴結婚之后,陳巖發現自己越來越離不開趙雪晴了。??

趙雪晴人長得漂亮,身材絕佳,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誘人少婦的風情。每次和趙雪晴在酣戰的時候,看著趙雪晴美麗的身體和臉蛋,陳巖都忍不住覺得自己幸運。??

趙雪晴看了一下表,急匆匆起身道:“快到上班時間了!”??

趙雪晴在一家上市公司上班,最近才剛剛升到了小主管的位置,自然是萬分珍惜這份工作。??

趙雪晴到了公司,電梯里擠滿了人,她松了一口氣,還好沒遲到。??

一想到自己差點遲到的原因,趙雪晴的臉上飛起了一抹霞紅。??

突然,趙雪晴感受到了一股炙熱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邊站著的,竟然是她的頂頭上司,吳惟良。??

吳惟良今年三十歲,人長的帥氣多金,工作能力也強,唯一讓趙雪晴感到不太自在的是,吳惟良總是用很奇怪的目光盯著她。??

初次之外,趙雪晴對于這個上司,很是尊重和敬佩。加之他帥氣的長相,也讓趙雪晴討厭不起來。??

吳惟良看著一身職業裝,性感靚麗的趙雪晴,眼睛都要直了。??

趙雪晴完美的身材包裹在貼身的職業裝下,吳惟良看著,心里像是有個小爪子在撓一樣。??

他關注趙雪晴很久了,原因無他,趙雪晴實在是太漂亮了,那種動人的少婦風情,太過于誘惑。??

即使知道趙雪晴已為人妻,吳惟良還是忍不住喜歡她。??

趙雪晴完美的臀線暴露在吳惟良眼皮子底下,吳惟良恨不得能夠一把抓住那兩團飽滿的圓潤,狠狠地揉捏。??

隨著電梯里的人越來越多,趙雪晴被擠到了吳惟良的身邊,吳惟良只要一低頭,就能看見趙雪晴低低的領口和雪白的脖頸。??

趙雪晴有幾分不好意思,吳惟良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的頭頂,她現在整個人幾乎都要貼在吳惟良的身上了,鼻尖傳來淡淡的男士古龍香水味道。趙雪晴抬起頭,看見吳惟良近在眼前的俊朗面容,臉上閃過一抹羞紅。??

吳惟良聞著趙雪晴身上的動人體香,心神蕩漾。??

只要再近一點,他就幾乎是摟著著趙雪晴了,感受溫香軟玉撞滿懷的美妙滋味。??

吳惟良近距離看著趙雪晴柔美的臉龐,聞著她誘人的體香,心里的野獸蠢蠢欲動。??

兩人越貼越近,趙雪晴看著吳惟良,眼神中有幾分羞澀。吳惟良雖然心里幾乎是在咆哮,但是表面上還是沒有顯現出分毫,表情恰到好處。??

出了電梯,趙雪晴剛想轉身就走,吳惟良竟是回頭道:“小趙啊,一會兒到我辦公室一趟。”??

說吧轉身就走,留下趙雪晴一臉的疑惑,這還是吳惟良第一次叫趙雪晴去他的辦公室,平時的工作指令都是由秘書來傳達的。??

“小趙,你收拾收拾,晚上跟我一起去陪顧客吃個飯。”辦公室內,吳惟良笑著對趙雪晴說。??

趙雪晴有些為難:“可是吳總…”??

吳惟良正色道:“小趙,這也是對你業務能力提升的鍛煉。你剛剛升上主管,身為領導不以身作則服從公司安排,以后怎么服眾呢?”??

吳惟良的一番話,讓趙雪晴徹底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趙雪晴想到自己一個女人工作不易,好不容易爬上這個位置,不能再掉回去,于是點點頭,接受了吳惟良的出差安排。??

趙雪晴心里擔心,這幾天本來就因為工作忙沒有好好陪陳巖,現在還要臨時加班,陳巖知道這個消息以后一定會不開心。??

果不其然,在趙雪晴打電話告訴陳巖自己要加班之后,陳巖果真生氣了。??

第二章、車廂激情??

下班后,趙雪晴特意去洗手間打扮了一番,光鮮亮麗地走到停車場,吳惟良已經在那兒等著她了。??

吳惟良看著趙雪晴身姿婀娜地款款而來,緊身的連衣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線,畫面實在是賞心悅目。??

吳惟良一邊幻想著趙雪晴連衣裙下包裹的美妙胴體,一邊體貼地為趙雪晴拉開車門。??

見吳惟良舉止紳士,趙雪晴心中不禁對他生出了一絲好感。??

酒席上,對面的張老板見吳惟良帶來的趙雪晴長得漂亮,一個勁的灌她酒。??

趙雪晴不勝酒力,喝了幾杯就開始暈了。??

張老板見趙雪晴有些暈,想要動手動腳,吳惟良豈能讓他得逞,于是笑瞇瞇地對張老板舉起酒杯說:“不好意思張老板,我這下屬不勝酒力,我先帶她回去了,我們改天再聚。”??

吳惟良帶著趙雪晴離開了酒席,趙雪晴臉頰通紅,走起路來搖搖晃晃,已經是醉得不輕了。她半靠在吳惟良的懷中,一雙眼睛帶著水霧,迷蒙地看著吳惟良。??

“唔…”趙雪晴喝多了,感覺頭十分疼,難受地嚶嚀了一聲。??

趙雪晴用一種十分迷茫的眼神看著吳惟良,臉頰通紅,整個人更顯得嬌媚動人,軟軟地靠在吳惟良的身上。??

近距離接觸能夠清晰地聞到趙雪晴身上的體香,吳惟良不禁一陣蕩漾,心思開始活躍起來。??

他上下打量趙雪晴,趙雪晴從頭到腳都散發著誘人的風情,她的一舉一動,都情不自禁地誘惑著吳惟良去接近她。??

如果不能得到這樣的極品,那將會是吳惟良永遠的遺憾。??

吳惟良壓下心中悸動,現在趙雪晴喝多了,雖然很誘人,但是他不能趁人之危。他喜歡趙雪晴,同樣的,也希望趙雪晴能夠喜歡她,不論是身,還是心。??

他將趙雪晴扶到了后座,趙雪晴在車廂后座不安分地動來動去,搞得身上的衣服一團糟。吳惟良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涼氣。??

裙擺被趙雪晴蹭到了大腿根處,露出了白花花一片的肌膚,一雙美腿又長又直,十分誘人。上身的扣子也被趙雪晴解開了幾顆,此時衣領大開,吳惟良隱約能看見趙雪晴內衣的肩帶。??

再加上趙雪晴迷離的表情,剛才熄滅的火焰又在吳惟良心頭燃燒了起來。??

他沒有回到駕駛位,而是坐進了后座車廂。因為喝多了難受,趙雪晴還在不停的扭動著。吳惟良看著這誘人的畫面,屬于男人的沖動一點點的涌上來。??

吳惟良一把抓住了趙雪晴亂動的纖細腳踝,緩緩向上移,順著趙雪晴的腿繼續往上摸,從小腿到大腿根處,趙雪晴雙腿修長白皙,肌膚入手的感覺十分的細膩,令吳惟良愛不釋手。??

每次在公司見到趙雪晴的時候,吳惟良的視線都會先被她那一雙修長的美腿鎖定,垂涎欲滴,忍不住上手摸兩把。??

如今美夢成真,吳惟良不禁十分興奮。??

趙雪晴軟糯的嚶嚀聲,也讓吳惟良的欲望一點點升騰上來。??

他的手在裙子內緩緩向上移,摸到了一塊薄薄的布料。??

吳惟良在摸到那料子之后,心里一喜。那快小小的布料,竟然帶著一塊浸濕的水漬。??

趙雪晴此時腦子迷迷糊糊,身體火熱,她不知道摸她的人是誰,但是在那雙手抹上她的腿的時候,趙雪晴只感覺到了身體涌上了一陣陣的酥麻感,讓她忍不住夾緊雙腿,酒精的作用下,欲望漸漸蒸騰上來。??

趙雪晴心中帶著隱隱的期待,享受著身上一陣陣的酥麻感,內心忍不住渴望那雙大手可以給予她更多的安撫,帶給她更多的感覺。??

趙雪晴俏臉變得更加紅了,身體興奮起來,下身不由自主地濕潤了一塊。??

感受到這一幕,吳惟良再也忍不住了,決定一不做二不休。??

就在吳惟良的手指要繞過那層布料的阻隔到達真正的密林之時,口袋里的手機卻是突兀地響了起來。??

“吳總,之前的工程合同出了點問題,需要您到公司處理一下。”??

電話那頭,響起了秘書焦急的聲音。??

吳惟良眉頭緊皺,卻是沒有心思再繼續了。??

他在附近給趙雪晴開了一間酒店,自己則是去公司修改了一晚的方案。??

第二天趙雪晴醒來之后回到家,和在家等了她一晚的陳巖大吵了一架。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素顏如水ノ


耳邊斷斷續續傳來楊玉萍那悅耳的聲音,高揚一下子就有了反應,楊玉萍年輕的時候長得非常漂亮,明目皓齒,身材高挑,梨花村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表舅能娶到這么漂亮的女人。

現在楊玉萍雖然已經三十多了,但是因為沒有生孩子,所以身材沒有什么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多了一抹愈發濃郁的女人味。

面對這樣的成熟女人,高揚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青春期的他已經不止一次幻想過和她發生些什么 ,但是這種事情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表舅的房間就在隔壁,高揚把耳朵貼在石灰墻上,心想,既然看不到,那么聽聽也是舒服的。

想象著楊玉萍這么一個美麗的女人,光著身子讓表舅無情的折騰,高揚渾身的氣血都沸騰了,那種香艷的場面,他已經幻想了無數次,現在這場面就跟自己只有一墻之隔。

要是能看見就好了!

高揚現在憋著一團邪火,他不滿足于只是聽到楊玉萍那樣勾魂的聲音,他想要跟表舅一樣,把楊玉萍好好的疼愛一番 ……

就在這時候,忽然隔壁傳來的一道聲音讓高揚渾身的氣血更加沸騰不已。

“疼 !”

楊玉萍這一聲叫喚沒有忍住,直接喊出聲來。

高揚激動的立馬再度貼上去,想要聽聽對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讓楊玉萍喊得聲音這么大。

手忙腳亂之下,石灰墻上忽然被他扒下來一塊。

石灰塊掉下來之后,在高揚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圓形窟窿。

高揚楞了一下,湊過去一看,隔壁的場景立馬吸引住了他。

兩人滾作一團 ,表舅那雙黝黑的大手還在不斷游走……

這是高揚第一次看見楊玉萍的身子,他激動的不斷吞咽口水,幻想著楊玉萍就這樣坦然 的躺在自己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場面,高揚再也忍不住了,當即就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褲子里。

看著楊玉萍那柔弱無助,馬上要被表舅折騰的可憐模樣,他恨不得自己沖過去,好好幫一下楊玉萍。

隨后,老式木床發出‘吱呀’不堪負重的聲音,楊玉萍美目緊皺,長吟一聲,俏臉之上緋紅更濃。

隨著楊玉萍的這一聲,高揚不由的閉上眼睛,想象著在楊玉萍的身前,正在賣力的就是自己,那種美妙的感覺在心頭油然而生。

但是,這種美妙的感覺僅僅持續了不到三分鐘,隔壁房間突然安靜下來,高揚以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發現了,連忙睜開了眼睛。

房間里的表舅此時就像是一頭死豬一樣,趴在上面喘著粗氣。

表舅居然已經完事了!

高揚有些失落,自己才開始,表舅就已經完事了,看來今天自己這火是泄不了了。

這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楊玉萍的身上,只見楊玉萍眉頭皺了皺,一臉嫌棄的樣子推開表舅,然后走到一邊,背對著高揚這個方向用紙擦了擦身下……

高揚不是傻子,他看的出來,楊玉萍這是還沒有被滿足呢,表舅出去打臨工一般都是好幾天才回來一趟,這一趟才幾分鐘,怎么可能滿足的了楊玉萍?

如果能讓我有機會跟楊玉萍獨處,我一定要好好滿足她!

心里這么想著,高揚微微嘆了口氣,他心里明白,這樣的機會恐怕會很少。

房間里的楊玉萍擦完身子之后,回頭拿起邊上紅色的底褲,高揚發現上面簡直就像畫了張地圖一樣。

“這樣沒法穿了。”楊玉萍說著把紅底褲放在一邊,轉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經在打呼的表舅,找了找另一條,沒發現后自顧自的嘀咕一聲,“難道被收到小揚那里去了?”

高揚一聽,立馬扭頭去看,發現楊玉萍的黑色底褲還真的在自己的房間里。

他立馬就意識到,自己期待的那個機會就要來了……

楊玉萍套上一件大紅色的套裙,那地兒直接真空就推開門往高揚這邊走了。

一看這架勢,高揚心里是又激動又緊張,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砰’的一聲摔倒在地。

“小揚,你怎么了?”楊玉萍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而門也幾乎在同時被打開了,而楊玉萍的兩條沒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現在了高揚的眼前……

第2章 發現了

“我沒事,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

高揚一想到剛剛楊玉萍在隔壁房間嫵媚風情的樣子,心跳就開始加速了。

起身的時候,高揚無意間瞥到楊玉萍的裙底。

只一眼,高揚立馬就收回了目光,裙底那一抹風景,讓他心臟開始狂跳,心里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這么好的機會,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這時候楊玉萍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門外的微風輕輕吹起了她的裙擺,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

高揚看得真切,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他恨不得現在就沖過去緊緊的抱住楊玉萍。

但是他不敢,因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舅媽,是他的長輩啊.

除了心里不斷的罵自己是個膽小鬼之外,高揚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楊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

“小揚,你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楊玉萍坐在床上,臉上的緋紅還未完全褪去,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熟透的蘋果,讓人忍不住要上去親上一口。

高揚自然也想品嘗一下,但是他剛挪了半步,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要是被楊玉萍發現了自己偷看她,那自己在這個家都待不下去了。

絕對不能讓楊玉萍發現!

他急中生智,直接靠在墻上,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個窟窿。

“表舅媽,我站著就好。”

居高臨下的高揚一邊說,一邊看了楊玉萍一眼,身前的柔軟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怎么這么不小心,讓舅媽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

楊玉萍結婚七八年了都沒有孩子,她是看著高揚長大的,所以當即走過來想要幫高揚檢查一下。

“沒,沒有傷著。”

高揚現在心里自責自己偷看楊玉萍,并且又生怕被她發現自己背后的窟窿,所以面對楊玉萍的關心時,他一直躲閃著。

“小揚,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楊玉萍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高揚,她感覺高揚這小子有點不對勁,平常跟自己可是親昵的很,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閃閃的了呢?

“我沒事。”高揚搖了搖頭,努力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小揚,你是不是害羞呀?”楊玉萍轉念一想,覺得可能高揚這小子不好意思讓自己看,于是輕輕一笑接著又說,“舅媽看著你長大,啥地方沒見過,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舅媽給你涂點紅花油就好了。”

楊玉萍說著,又湊近了一些。

看著楊玉萍跟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高揚頭垂的更低了,而因為他比楊玉萍足足高上一個頭,所以這么一低頭,楊玉萍寬松領口里面的風光完全展現在他的眼前。

雪白的風景一覽無余,特別是那兩處緊緊的貼著紅裙 ,半遮半掩,更是勾 人。

高揚忍不住把頭往前伸了一點,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此時高揚跟楊玉萍的距離也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楊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鉆。

這難道就是女人味嗎?

高揚心里一激靈,一邊用力的嗅著楊玉萍的香味,一邊死死的盯著紅裙內的風光。

他只覺得身下起了劇烈的反應 ,特別想要融化在楊玉萍似水的溫柔里。

越看,臉頰越滾燙,心里那個想法愈發的強烈,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小揚,你的臉怎么這么紅,是發熱了嗎?”

楊玉萍哪里知道高揚心里在想什么,直接伸過手去摸摸高揚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熱。

看著楊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高揚低下頭本能的就去躲閃,但是這一低頭,又瞥到楊玉萍衣領里面的無限風光。

右手開始微微顫抖,高揚身子往前傾了傾,忍不住想要伸過手去感受一下紅裙之內的旖旎風光,是怎樣的觸感。

就在這時候,楊玉萍忽然‘咦’了一聲,然后把高揚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自己往前走了一步。

糟了!楊玉萍發現了!

第3章 香火不濟

“小揚,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楊玉萍指著墻上的窟窿,轉過身來,秀眉微皺看著高揚。

“這,我也不知道……”高揚低著頭小聲回答,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但是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楊玉萍并沒有繼續問下去,高揚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但是高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楊玉萍突然搬過來一張凳子,把凳子放在墻邊上然后站了上去。

高揚這才明白,楊玉萍是想要驗證這邊能不能看到隔壁。

完了!高揚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完了完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們,怎么辦怎么辦……

就在高揚正在絞盡腦汁怎么解釋的時候,只聽邊上的楊玉萍忽然‘啊’的一聲驚呼,他轉頭一看,發現是老舊的木凳子根本支撐不住楊玉萍的體重,搖搖晃晃起來。

此時楊玉萍嚇得連忙彎腰蹲下來,這一刻高揚看到那地方 ,就那么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女人的那里是這樣的……

楊玉萍忽然感覺那地兒一涼,意識到自己沒有穿內褲,連忙用手捂住裙子,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沒辦法掌握平衡了。

“小揚,別傻站著呀,扶我一把。”

“哦哦,舅媽,我來了。”高揚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去扶楊玉萍。

但是終究是差了一步,楊玉萍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高揚伸手去接,但是因為身體羸弱,根本只撐不住楊玉萍的身子,直接被她壓在了身下。

本來剛剛看到楊玉萍的那地兒高揚就有了反應,現在被楊玉萍軟綿綿的身子壓在身上,他身下那地兒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發了出來,那處頓時起了反應。

“你沒事吧,小揚,舅媽沒有傷到……”楊玉萍掙扎著要站起來,但是感覺到小肚子那里突然‘鼓’出來一個東西,雖然隔著裙子,楊玉萍依舊感受到那陣滾燙……

看來小揚真的長大了,這壞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真是羞死了,看來要好好懲罰一下他,不過這小子的那家伙,倒是比他表舅爭氣多了,要是能……

呸呸呸,想什么呢楊玉萍,這可是表外甥,你怎么好意思想這么齷齪的事情。

楊玉萍甩了甩頭,想要把這個羞恥的念頭甩出去,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幾分鐘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來。

高揚也連忙爬起身來,然后直接轉過身去,因為他那地兒一直有反應,在楊玉萍的面前這樣,他覺得實在太尷尬了。

“小揚,你心里想什么,舅媽知道,你有這種反應是很正常的,畢竟你也長大了,不要害羞哦。”楊玉萍一邊耐心安慰,心里一邊偷著樂,小揚還真是可愛。

“知道了,舅媽……”高揚點點頭,他現在可不是因為有反應而害羞,主要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楊玉萍光著身子的模樣……

“那,以后可不允許在偷看舅媽了哦。”楊玉萍笑著伸手摸了一下高揚的頭,然后到一邊拿了衣服,然后徑直走出了們。

高揚趕緊跑過去把門關上,然后伸手摸著剛剛楊玉萍坐著的地方,一絲余溫尚在……

第二天一大早,高揚從田里澆水回來,就聽見表姑婆就在門口埋怨楊玉萍,“玉萍啊,不是我多嘴,你跟建明也結婚七八年了,隔壁老瓜頭家前年剛娶的媳婦兒,三年抱倆,你七八年總得讓我這個黃土已經埋到脖子的人抱個孫子吧。”

這種話自從楊玉萍嫁過來一年之后,表姑婆就開始嘀咕了,高揚早就聽得耳朵起繭子了,并沒有在意。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話來,“實在不行的話,讓村里的張半仙來給你看看吧,上次給狗蛋媳婦兒入夏看過一回,人家過年就生了大胖小子。”

高揚一聽,差點罵出聲來,村里私底下都傳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咋能讓張半仙來給楊玉萍看呢,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

一想到楊玉萍要被張半仙拱,高揚這心里就受不了,不行,一定得想辦法阻止!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舊時光-

??

年紀才20來歲的高明是一位公交車司機,每天開著公交車都會路過大學城,各個大學的女學生都是長得一個比一個漂亮好看。其中,經常還會遇到外國的留學生。??

許多洋妞在北京待了很長的時間,所以對北京的大街小巷都非常熟悉,畢竟是外國人,身材自然與中國人不同,性感火辣的身材又非常開放,每次這些洋妞上公交車,高明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幾眼。??

公交車司機與外國妞同居故事,原來生活如此有意思??

有天,上來了一位身材好,大長腿,大胸,眼睛藍瑩瑩的留學生,洋妞上車后突然才想起來,“師傅,我往(忘)了逮(帶)錢報(包)怎么版(辦)?”??

高明見這姑娘長得這么好看,心里面本來想說:沒事沒事,你天天坐不買票都行。但是畢竟這么多人看著呢,若是這么說豈不是要被眾人笑話了。??

于是,等到紅燈的時候,高明從屁股后面的口袋拿出來一沓子零錢,抽出了一張十塊的人民幣給了洋妞,讓她去找售票員買票。??

姑娘興奮的接過來十塊錢,調皮地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哎呦,還逮(帶)著替(體)香呢。”聽完這句話,高明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公交車上擠的全是人,所有的目光都看向高明,此時的高明恨不得抓緊找個地洞鉆進去。??

姑娘擠到后門附近找售貨員買了車票,又擠了回來問高明,第二天幾點到學校門口,把錢還給他。雖然高明心里想著還想再見一面,當然不是為了10塊錢,而是能夠和她搭訕,但是心里雖然這么想,當著這么多人面自然也不好意思,只能說了一句“不用還了”。??

“那怎么行?”姑娘說,“你我費青費故(非親非故),我怎么能拜(白)拿你的錢?你們中國話說,誤功不收祿(無功不受祿),我又不是膩(你)女碰友(女朋友)。”??

雖說姑娘的中文不敢恭維,但是車里的人都聽明白了,“姑娘,那就做他女朋友吧。”一位大媽開玩笑,“十塊錢換個漂亮女朋友,還是外國妞。小伙子你賺大發了。”??

此時的高明那叫一個羞澀啊,從臉到脖子都是一片紅。不過人家外國妹子很大方,直接說道“師傅長得這么帥,有啥不可以啊。”然后還留了電話,想要約他吃飯。??

就這樣,兩人開始了約會,彼此之間聊了很多的話題。一來二去,兩人的關系越來越密切,約了幾次會后,高明把她帶回了公寓,教她包餃子燉豬蹄湯,姑娘很獨立,卻也喜歡粘著高明。??

外國女人都非常放得開,當然這也是高明巴不得的事情。洋妞的奔放和熱情,把高明刺激得血脈噴張。原來,生活如此有意思。??

早上醒來,高明聞到廚房里有咖啡的香味。香味越來越近,睜開眼睛,姑娘一絲不掛地盈盈笑著,端著咖啡走過來。??

她微微瞇起眼,臉上是小貓一樣溫順的表情。她好像是剛剛洗了澡,繁盛的頭發有些濕濕的,身體卻已經干了,光潔而柔軟。??

之后姑娘和高明算是同居了,除了有時候住在學校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高明公寓里度過。高明窩窩囊囊活了20多年,突然間好事都砸到了他頭上。有時候晚上躺在床上,看著身邊漂亮的外國姑娘,他恍惚覺得,這一切都不真實,真怕突然間就失去了這段美好時光。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晴天便好

??

自己想要英雄救美卻被打成了狗熊,關鍵的時候,一名三十歲左右留著胡子的漢子出手救了自己,并且一腳就將人高馬大的周強給踢飛了出去。當場昏迷。??

當時的我有點發愣,這是遇上了傳說中的民間武術高手。武術,一個多么崇高的字眼,但是卻一直留在武俠小說和電視之中。現實里,很少有人能看到真正的武術。??

稍傾,我從地上爬了起來,想要對絡腮胡漢子表達感謝。可惜對方僅僅瞥了自己一眼,隨后轉身便走。??

“喂,大俠,等等!”我這人從小愛看武俠小說,于是此時此刻竟然張口喊出了大俠兩個字。??

也許自己身上越缺什么就越崇拜什么,從小內向、老實、木納的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弱逼,所以才會崇拜中國神奇的武術,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能像書里的人一樣,以一打十,霸氣十足。??

可惜對方連頭也沒回,片刻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唉!”我深深的嘆了一氣,本來剛才還想著跟人家結交,就算成不了朋友,也可以混個眼熟,自己天天在娛樂場所那種地方混,萬一那天遇到個難事,搞不好還能請人家幫忙,誰知道對方連給自己表達感謝的機會都不給。??

“王浩,你沒事吧?”花容失色的蘇夢走了過來。??

“沒事,皮外傷。”我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回答道。??

“今天謝謝你。”??

“不用謝我,我就是在丟人現眼,要謝就謝最后出手的那位大俠。”我說。??

“他開始的時候一直在看熱鬧,不知道為什么最后突然出手了,總之今天多虧了你,我請你吃飯吧。”蘇夢說道。??

反正閑著無事,我便點了點頭,說:“還是我請吧。”??

“不行,我請!”??

我和蘇夢在步行街找了一家餐館,邊吃邊聊。蘇夢這種在夢幻娛樂會所混的女孩,不但會察言觀色,說話也十分有技機,很會搞氣氛,所以雖然第一次跟她單獨吃飯,但是氣氛一點都不尷尬,十分的融洽。??

“王浩,你可能會有點麻煩。”蘇夢說。??

“怎么了?”聽到她的話,我愣了一下,問道。??

“周強是我高中同學,高二便跟著人混社會,兩年前聽說我考到了江城,便帶著幾個小混混來江城闖蕩,聽說現在他是大嘴劉的人。”蘇夢說。??

大嘴劉以前是誰我可能真不知道,但是自從在夢幻娛樂會所上班之后,對江城的勢力便有了一些了解。??

黃胖子、大嘴劉、姚二麻子、一條龍!??

黃胖子自然說的就是黃三,也就是夢幻娛樂會所的老板,傳說通吃黑白兩道;大嘴劉,純灰色地帶的人物,手下養著幾百名小弟;姚二麻子,壟斷著江城的碼頭和貨運車站,手上有一個車隊;一條龍最神秘,道上人稱龍哥,但是誰也沒見過,江城的違禁藥品全部出自他的手,干得是掉腦袋的事情。??

本來以為周強是一個小混混,沒想到竟然是大嘴劉的人,我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給你惹麻煩了。”蘇夢說道。??

“呃?沒事!”我強擠出一絲笑容,心里其實已經后悔死了,自己一個弱逼裝什么大尾巴狼啊,現在好了,得罪了大嘴劉的人,這可如何是好???

正當自己擔心的時候,突然發現餐館外邊來了一群人,為首之人正是周強,他們好像在找什么人。??

“完蛋了!”我心里慘叫一聲,此時蘇夢也看到了周強等人,她馬上小聲的對我說道:“王浩,你快走,被周強抓到的話,就慘了。”??

“你怎么辦?”我問。??

“他不敢把我怎么樣,最多羞辱一下,再怎么說我和他還有一層同學的關系。”蘇夢回答道。??

“你真得沒事?”我盯著蘇夢再次詢問道。??

“快走吧,他們好像看到你了,走后門。”蘇夢對我催促道。??

我抬頭朝著餐館外邊看去,周強幾人好像真得發現了自己,正往餐館里邊跑,于是自己不敢再耽擱,馬上起身撒腿朝著餐館的后門跑去。??

“抓住他!”身后傳來了呼呵聲。??

我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從餐館的后門沖了出去,然后訊速的逃離了步行街,自己的奧迪車就停在步行街邊上,上車、啟動、加速,我開著車一溜煙的跑掉了。??

回到家之后,自己的小心臟還在砰砰直跳。李潔和陳雪兩人都不在,我癱倒在沙發上,兩眼望著天花板,呆呆的發愣。??

此時自己心里腸子都悔青了,但是這個世界上什么藥都有賣,就是沒有賣后悔藥。我在反思,反思自己最近這段時間是不是太過于順風順水,有點膨脹了。??

現在錢有了,每天還能跟李潔這種大美女共同生活,夢幻娛樂會所的工作也很輕松,還有小費拿,并且里邊的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會勾/引男人,天天在她們之中穿梭,自己不知不覺就忘記了自己本來就是一個窮屌絲,一個無權無勢的弱逼。??

“怎么辦?蘇夢應該不會把自己的情況告訴周強吧?”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周強并不認識自己,如果想找自己的麻煩也沒地方找,但是如果蘇夢把自己在夢幻娛樂會所上班的事情告訴周強的話,那可就慘了。??

“應該不會吧,畢竟自己今天是因為幫她才得罪的周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不過俗話說的好,婊/子無情,戲子無義,蘇夢既然在夢幻娛樂會所當女公關,豈會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人???

患得患失的自己,在煎熬之中掙扎。??

今天自己輪休,晚上不用去上班,晚飯胡亂吃了一點東西,九點多鐘的時候,李潔和陳雪兩人摟抱著回來了,此時的我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李潔穿得是緊身牛仔褲配小背心,陳雪一身超短連衣裙,露出兩條雪白的大長腿,很是誘人,放在平時,我的目光肯定會偷偷在她們兩人身上打量,但是今天晚上,自己是一點心情都沒有。??

“王浩,你還敢回來?”李潔瞪著我問道。??

“我今天得罪人了。”我答非所問,心里希望李潔能幫上忙,可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扔給自己二個字:“活該!”??

今天沒有心情跟她斗嘴,于是看了她一眼,隨后站起身來,默默的朝著自己房間走去。??

“潔姐,王哥好像真遇到什么事情了。”身后傳來陳雪的聲音,于是自己馬上放慢了腳步,同時豎起了耳朵,想聽聽李潔會說什么,如果有那么一點想幫自己的意思,自己不介意馬上轉身回去求她。??

“他能遇到什么事,無非是怕我把他趕出去,故做可憐罷了,別理他。”??

聽了李潔的話,我心里一陣郁悶,自己在她眼里的形象還是一個窩囊廢嗎???

本來如果實在沒有辦法,我是準備去求她幫忙的,這些小混混總怕警察吧,李潔還是認識不少人,只要能打聲招呼,自己和周強那點小事,應該會很容易擺平。??

但是現在,聽到李潔和陳雪兩人的對話,我下定了決心,就是被周強打死也不去求李潔幫忙,自己一定要搞定這件事情。??

被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天天叫窩囊廢,沒有那個男人受得了,我要向李潔證明自己不是她嘴里的窩囊廢。??

第二天白天,我去買了一把一尺多長的鋼刀放在奧迪車上,以防萬一。??

下午六點鐘,我準時出現在夢幻娛樂會所,在休息室里,看到了蘇夢,本來想跟她聊聊,但是發現她在有意躲著自己,跟她說話也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有點刻意跟自己保持距離的意思。??

“我擦,這是幾個意思?”我的表情一愣,瞪大了眼睛盯著她,同時在心里暗暗猜測道。??

接下來的整個晚上,我都有一種提心吊膽的感覺,根據蘇夢剛才的表現,我猜測八成是她把自己在夢幻娛樂會所當服務員的事情告訴了周強。??

凌晨一點半下班之后,我緊張的從夢幻娛樂會所的后門走出來,先是左右看了看,發現路上除了會所剛剛下班的人之外,并沒有其他人。??

“難道自己想多了?”我眨了一下眼睛,隨后小心翼翼的朝著遠在百米之外的地下停車場走去。??

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的底細,我每次都把車子停在了百米之外的地下停車場,畢竟自己進入夢幻娛樂會所當服務員,最主要的任務是給李潔當臥底。??

平時我并沒有覺得走夜路有什么危險,但是今天卻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總感覺背后有人跟著自己,但是每一次轉頭,都發現是自己在嚇唬自己,根本連個鬼影都沒有。??

離地下停車場大約還有三十米的距離,我開始奔跑起來,不過下一秒,我發現身后亮起了燈光,是汽車的大燈,于是條件反射般的轉頭看去,大燈的燈光十分刺眼,一瞬間,自己失去了視覺,什么都看不清。??

吱呀!??

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在耳邊響起,接著我感覺肚子上挨了一拳,隨后胳膊被兩人架著給拽進了車里。??

稍傾,我適應了車里的環境,發現是一輛面包車,兩名小青年將自己夾在中間,前面副駕駛上坐著周強,一個光頭漢子在開車。??

“前天是你多管閑事吧?”周強扭頭看了我一眼,問道。??

“周強,我、我可是黃胖子的人,你想干什么?”我結結巴巴的說道,說話的時候身體還在不停的顫抖。??

“我呸,你算個屁黃胖子的人,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他媽就是夢幻娛樂會所最底層的一個小服務員,連鴨子都不如,還敢在老子面前裝逼。”??

啪!??

周強扭頭就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同時嘴里大罵。??

“給我打!”他對自己身邊的兩名小青年下達了命令。??

砰砰砰……??

兩人一只手架著我的胳膊,另一只手開始往我肚子上打,幾拳下去,我就被打得慘叫了起來,不過隨后自己的倔脾氣也上來了,慘叫幾聲過后,愣是咬緊牙關一聲不吭。??

“媽的,你們兩個沒吃飽飯嗎?給我使勁打。”周強看到我咬著牙不吭聲,馬上對他的兩名小弟呵斥道。??


請先 登錄 后評論
香港两码中特马